<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11章 他是還未長出獠牙的狼犬

          第11章 他是還未長出獠牙的狼犬

          鐘妙這才想起還有這碼事。

          她是師父半路撿來的徒弟,沒走過什么正經宗門拜師流程,對那些上譜刻碟的事一概不清楚,入門后也只是對著師祖的畫像拜拜,再敬一盞茶,這就算是認在名下了。

          到她自己收徒弟的時候就更是隨意,直接摁頭叫了聲師父,什么程序也沒走,這就算是了。

          鐘妙自己懶得折騰,但師父愿意帶著顧昭去見見師祖,她還是很高興的。就像撿回家的貓貓收到了父母送的小衣裳,既然拜過師祖,顧昭就不只是她一人的徒弟,從此鐘山正式將他納入庇護之下。

          她知道這是好事,于是向顧昭揮揮手,示意他跟著師祖前去。

          師祖的畫像放在草堂最深處的屋子里,鐘妙還是剛被撿回來時見過一次,只記得是個很明艷的女修,就算只是幅畫像,也能看出她開朗愛笑的性子。

          據師兄說,鐘妙與師祖眉眼間極為相似,他們暗自揣測這正是鐘妙每次發現師父酗酒,靠一雙眼睛就能將師父盯得坐立不安的緣由。

          顧昭得令,心下忐忑,他在早年的流離失所中鍛煉出野獸般的直覺,因此即使他還未曾單獨與師祖說過話,但已隱隱能察覺劍尊遠不像他看上去那樣是個和善長輩,且似乎還有些什么別的緣由,使他望過來時,眼里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暗色。

          但師父既然開了口讓他去,那顧昭就算是刀山火海也沒有不去的道理,于是摸了摸胸前的獸牙,到底跟在師祖身后一道進去。

          柳岐山態度還算和善,一路輕聲問些問題,例如年歲幾何,家住何處,可有什么親友,又是如何與鐘妙相識。

          顧昭一一恭敬作答,行至深處,他們來到一扇烏木門前。柳岐山停頓片刻,推開門領他邁了進去。

          一進門,便覺幽深寂冷,方才飯堂內的和樂融融隨著光亮一道被拋在門外。

          門吱呀一聲在身后合上。

          屋內只一張小幾,一副掛像,并蒲團若干,既無香壇,也無燭火,唯有夜明珠幽幽照亮,顯得比凡人的祠堂還冷清些。

          柳岐山讀懂了他的神色,淡聲道:“她不喜歡那些,你若有心,摘些時鮮花草就很好?!?

          顧昭點頭應下。

          他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向太師祖叩首。

          柳岐山似乎想說些什么,但并不想打擾此刻,只站在身后等他再拜結束,似有出神。

          顧昭起身,猶豫片刻還是開口問道:“敢問師祖是有什么要指教小子的嗎?”

          柳岐山恍然回神,輕輕笑了一聲。

          “你倒是乖覺,跟本尊來此處不怕么?!?

          顧昭道:“小子一切聽從師父教導?!?

          柳岐山嗤笑:“不用耍些小聰明,本尊確有一事要同你說?!?

          他定定看了掛像片刻,問道:“你可知什么是先天圣體?!?

          顧昭自然不知道。

          柳岐山本就不指望他回答,道:“一千年前,妖魔出世,衍星樓第三代樓主顧無名自廢修為作出預言:天下大亂在即。當時修真界還算有些骨氣,于是群策群力,召天下豪杰共渡浩劫。并起摘星大會,無道法種族之別,擇其優勝者進育賢堂,共宗門弟子一道養育,作戰備力量?!?

          “而其中有一志士,為解圍城之困,以身祭天,竟一力破萬千魔物?!?

          柳岐山笑了一聲:“那就是第一個被發現的先天圣體?!?

          顧昭聽至此處,已有汗毛倒豎之感。

          “世殊時異,以身衛道的死了個干凈,蠅營狗茍的卻活了千年。修行沒什么能耐,場下倒很有些功夫,加之歲月漫長,如今竟長成些參天大樹,勾結起來學凡人玩些權術制衡家天下,正清宗就是其中翹楚?!?

          他頓了頓,道:“四百年前,衍星樓從故紙堆里找出了那則預言的下半句——想破此劫,唯有天生圣體?!?

          “世上許多劫難,往往自人心而起?!?

          “既然當初能以先天圣體祭天破局,那么如今自然也可以,能殺一人救天下,又何必費那么些功夫,打破好端端的太平盛世,”柳岐山閉了閉眼,“那個被選中祭天的,正是你太師祖?!?

          被魔修圍攻,被正道拋棄,魔修要殺她立威,正道貪圖她一身血肉,所以她死了,對外只說困戰中不敵隕落——如果不是他不甘心追蹤過去,找到那一方沾了血的傳訊玉符。

          她臨死前還在囑咐他快逃。

          畫像中的清麗女子仍是一副笑顏。

          “妙妙說過,你是個聰明孩子,”柳岐山轉頭看向顧昭,“你應該明白本尊同你說這些的緣由?!?

          顧昭睜大眼睛,他聽見心臟撞擊肋骨的聲音。

          咚咚,咚咚。

          “我是那個先天圣體?”

          柳岐山垂眼看他,像是悲憫,又似乎覺得荒謬。

          “不錯?!?

          顧昭神思不屬地出了門,柳岐山沒有送他。他走了幾步回頭望去,正瞧見柳岐山彎了腰用袖子細細拭去案幾上的浮塵。

          很突兀的,他腦子里冒出一句話。

          世人口中的無上劍尊,看起來卻像枝將折未折的枯木。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