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13章 少年意氣

          第13章 少年意氣

          中州地遠,縱使搭了這樣快的座駕,他們也費了五日才到達

          越過鯤鵬岸,遠遠能望見蓬萊列島的影子。

          千百年前靈氣尚足時,凡間界勤勉聰穎之人亦能有所靈悟,為向中州求道,不知多少人埋骨于滾滾波濤中。

          有感于拳拳向道之心,育賢堂定下規矩,將摘星大會移至蓬萊列島,以便凡人往來。

          可惜世殊時異,他們一路行來,只見處處旌旗招展好一派仙人氣象,可見如今已是世家的天下了。

          鐘妙的車輦還未落地,一旁恭候多時的仆役早飛快迎了上來。先是向人群中開出道來,又轉身客客氣氣請鐘妙同行。

          這番做派落在許多人眼中自然多了別的意味。

          有個錦衣少年當即撇了撇嘴:“哼,我以為育賢堂是方世外之地,沒想到也學得這派阿諛奉承的作風?!?

          他用肩撞了撞身邊的少女道:“青青,你說是不是”

          裴青青壓根沒聽見他說什么。

          十三四歲的小姑娘正是愛浮夸的時候,一副身心早就撲到那鑲金嵌玉華麗至極的座駕上去,嘴里不住抽氣,望著馬車走遠才悵然道:“世上竟有這樣巧奪天工的好物,我原本以為王城就算豪奢了,今日才算開了眼界,也不知什么樣神仙似的人物才配得上這座駕?!?

          旁邊立刻有人插話:“好叫這位小妹知道,你眼光當真不錯!這馬車為妙音坊少坊主陸和鈴親手所制,能配上這等好物的自然也是人中豪杰,乃是那一屆摘星大會魁首——少山君鐘妙!”

          裴青青一下好奇起來:“那一屆又是哪一屆?”

          “還能有哪一屆?當然是那一屆!”

          那人打量了她幾眼,笑道:“小妹不是中州人吧?那也難怪你不知道。那屆摘星大會乃是兩百三十年前的事了,西荒妖王聽過沒?也參加的那一屆,現在那是位稱霸一方的主,但當時照樣被這位少山君打趴下!”

          裴青青向來喜愛聽這些豪俠傳奇,不然也不會放著富家小姐不做,拿了把劍就敢翻出家門跑來修仙界,當下豎直了耳朵想打聽更多,轉頭瞪了少年一眼:“鄭天河!你少說幾句!”

          鄭天河哼了一聲撇過頭去,要他說,世上最強的還是當初那位救他水火的白衣劍修!可惜當時沒敢打聽仙人名諱。

          他回到家后吃了父親好一頓打,母親抱著他直哭。他這才知道,走失的這些天里,母親哭得眼都要瞎了。父親更是操勞多日四處求人,將將不惑就已見了白發。

          吃了這樣一通教訓,鄭天河性子也穩重起來,慢慢能知道些家里的事情。

          父親心知央朝已是風雨將至的晦暗之時,一家子閉門不出半月后,干脆變賣家產,決心帶著他們舉家遷入中州。

          這樣的事情并不好辦,凡人根本無力度過天塹般的蒼海。但父親決意已定,據說是托上了什么了不得的關系,某天夜里他們收拾好細軟坐在后門等待,天剛一擦亮,一行沉默的商隊路過,他們趁機混入其中就此啟程。

          而裴青青卻是他半路上遇見的伙伴,那日鄭天河正在馬車里養神,猛然間一道黑影撞進來,將他嚇得半死,緩過神才發現是個同他一般大的小姑娘。

          鄭天河一開始還努力勸她回去,但裴青青寧死也不愿下車,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直哭得鄭天河錯覺自己若是將她拋下不管,便是世上最最鐵石心腸之人。

          聊開了才知道,這小姑娘原是個富商家的女兒,只是家中人口復雜,她父親不知聽了誰的蠱惑,竟要逼她絞了頭發去做姑子。

          鄭天河當初能做出幫助奴隸逃跑的事,自然是有一腔少年意氣在心頭。他自己家庭和睦,一聽到世間竟有這樣冷酷昏聵的父親,當即發了誓要護她周全。

          于是兩人一合計,真就這么偷偷將裴青青藏在了馬車里。

          裴青青一路藏在馬車里避人耳目,派飯的時候更是要藏進箱子里躲著,一路悶熱顛簸,鄭天河怕她出什么事,也硬生生坐在馬車里守著不曾下去活動手腳。

          就算每日用餐時拿得多了些,半大少年正是吃死老子的年紀,因此也沒人覺得不對。兩個孩子膽戰心驚一路,居然也順順利利到了蓬萊列島,又聽說正在舉辦摘星大會,干脆組隊一塊來了。

          修真界雖說也有凡人,但顯然沒法與修士相提并論。不少修士仗著自己會幾個術法欺壓凡人,若是庇護此地的門派品行良好還罷,碰上不講理的,真是連凡間界的奴仆都不如。

          鄭天河一家聽了建議在蓬萊列島住下,據說此處修士較別的地方和善些,但打聽了幾日也有那么幾起駭人聽聞的案子,鄭天河嘴上不說,心里對這些大搞特權的修士很看不慣。

          鐘妙坐在車內自然聽不見下頭的議論紛紛,陸和鈴知道她脾氣爆,怕她聽了閑話肝火太旺,鍛造時特意在窗上加了靜音符。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