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14章 自古天然克傲嬌

          第14章 自古天然克傲嬌

          顧昭腳下一輕,轉眼就傳送至擂臺上。

          場邊的醫修一早得了囑咐,趁機壓低聲音快速道:“小公子盡力而為就好,萬萬不必損耗自身?!?

          顧昭點點頭,心下并未當一回事。

          他從來不知道什么叫盡力而為。

          另一頭,鄭天河也出現在擂臺上。

          上了擂臺才發現,這處賽場乃是個巨大的半球,均勻分散著九座擂臺,兩側或站或坐許多觀眾。

          摘星大會已進行到最后階段,場內空曠不少,見這擂上是兩位長相上佳的少年,又都是劍修,呼啦啦圍了群人來湊熱鬧。

          鄭天河一眼認出顧昭,驚道:“竟這樣有緣分!你近來可好?”

          顧昭連個笑都欠奉,反手拔劍,垂眼等待倒數結束,足下一點激射而出。

          他的劍招極快極冷,每一劍都出其不意,配上輕盈如風的步伐更顯詭譎,有識貨的驚呼起來——這竟是當年少山君所創的逐影劍法!

          這套劍法講究的一個以弱勝強,要求使用者身法輕盈心思縝密,正適合還是個少年的顧昭。鐘妙當年用這套劍法逐個擊破殺退了數十魔修,就算有所削弱,拿來打擂臺也算綽綽有余。

          顧昭速度極快,鄭天河也不弱,沉身揮劍架住攻勢。

          見一擊不中,顧昭當即矮身繞背,虛刺一劍后縱身躍起向下劈砍,待鄭天河回身反擊,又向后一躥,瞬間躍出戰圈。

          鄭天河從未見過這樣難以捉摸的劍術,輕盈如霧又密不透風。他想攻擊時總是抓不住,稍有松懈又見寒光襲來,當下打得十分難受。

          不過他在武學上也算頗有天賦,不然不會以凡人之身打進今天。

          鄭天河猜測顧昭之所以選擇這樣靈巧的路數,多半是因為沒有正面擊破的力量,或是體力不足以長期對戰,因此沉下心決意將他力氣耗盡再做打算。

          事實也確如鄭天河所料。

          顧昭本就比鄭天河小上幾歲,發育期的少年過一個歲數變一個樣,再加上早年沒吃上幾頓飽飯,更是在體力上有所不足。

          他一眼看出鄭天河在打什么主意,故意后掠幾步裝作體力不支避戰休息。

          除了一方倒地以外,還有另一種情形算負。

          只要被打下擂臺,就算輸。

          鄭天河果然追了過來。

          顧昭回身橫劍,正準備雷霆一擊,忽然聽見場內掀起了一陣極大的喧嘩。

          受到某種冥冥之中的牽引,顧昭側頭看去,正望見鐘妙于眾人簇擁中緩緩登上觀眾席頂端。

          顧昭瞬間被奪走了所有呼吸。

          鐘妙平日只愛穿舒適的家常袍子,雖說是個元嬰真君,看著倒像鄰家姐姐一般親切。

          但此時她身著冕服,日月浮動,火紋繚繞,遠遠望去端莊肅穆,正是眾人口中心系蒼生的少山君,卻獨獨不像會哄他抱他的師父。

          走神只在一瞬間,鄭天河的劍卻不會等人。

          這一劍力道極重,顧昭匆忙間招架不住,就地一滾才卸去后勁。

          都是這么大的孩子,別說就地打滾,就是打急了上牙咬也是有的。觀眾見他一個利落的鷂子翻身,當即叫起好來。

          顧昭卻沉了臉色,腦子里反反復復一句話——師父看到了嗎?

          他期望師父來看他比賽,鐘妙也當真來了,但怎么就偏偏看到他走神挨打?這樣蠢的錯誤也犯,師父會覺得失望嗎?

          顧昭先前光顧著閃避,現在才覺得面上刺痛,抬手抹了一把,果然見了血。

          他知道自己有副好皮相,從前只厭惡這張臉惹來麻煩,但自從他發現鐘妙很吃撒嬌那套,整日抖擻著漂亮皮毛就盼人多摸一摸。

          如今不止挨了打,竟還叫人破了相!

          鄭天河打出那一劍時就暗道不妙,倒不是說不該偷襲,但——打人不打臉是不是?這位弟弟長得這樣好看,想來也是在意相貌的,如今竟然讓他劃了道口子,也不知怎么是好。

          他剛想道一聲歉,就見顧昭直接拔劍砍來,再一看——了不得!眼眶都氣紅了!

          鄭天河這下是真的有些心虛了。

          顧昭可不管他心不心虛,他本就準備狠狠教訓這小少爺,眼下鄭天河心神動搖防線失守,顧昭又打出了兇性,竟是干脆放棄了招架直接正面對沖起來。

          鄭天河從沒見過這等不要命的打法,一時間疲于應付。

          顧昭向上一躍再次劈砍,鄭天河舉劍防守,卻不料他半空中沉身向下,那腰身竟如勁竹一般在空中彎折,帶著那柄劍呼嘯著抽向了鄭天河。

          很難說不是有意,因為,落點處正是鄭天河的右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