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15章 一貓二狗

          第15章 一貓二狗

          顧昭壓根懶得搭理他。

          他側過身想走,后頭又冒出個小姑娘將他堵住。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大聲道:“我是裴青青!我認識你,你叫顧昭是不是?你劍術真好!”

          鄭天河聲音更大:“她是我朋友!你也是我朋友!以后咱們仨都是朋友!”

          顧昭被這兩人的熱情震得后退一步,他像只被狗崽子撲了滿懷的貓一樣炸了毛,恨不得將脊背貼在墻上遁地離開。

          可惜他的努力注定是徒勞。

          一左一右兩只小狗將他緊緊擠在角落,遠遠看著簡直像是在霸凌。

          不,這分明就是在霸凌吧??!

          顧昭左右制肘,左邊鄭天河在喊“兄弟咱們什么時候再打一場”,右邊裴青青在喊“你那套劍法能不能教教我?”

          鐘妙在臺上看得想笑,她換了個姿勢用手擋住臉,免得叫人看見自己一臉揶揄。

          思慮周密是好事,但過于敏感難免有傷壽數,她有心掰掰顧昭的性子,又怕自己開口反而讓徒弟憂心更重。

          那兩個孩子她這幾日都注意過,品性純良又心思簡單,正適合作顧昭的玩伴。

          既然徒弟能在此交上兩個不錯的朋友,那來中州也不算是個很差的決定。

          鐘妙收回目光,繼續耐著性子聽幾位長老掰扯。

          她既然掛名育賢堂,即使只是個客卿長老也難逃這些烏糟糟的雜物。為首的是位胡長老,念書時未見過,大概是這些年提拔上來的,正對著名單將需要注意的學生挑出來念。

          鐘妙聽了一耳朵,多是各方勢力的子嗣。這個是萬獸宗某某真傳的兒子,那個是玉丹谷某某師姐的孫女,還有什么白玉京的世家子弟……真真是花樣繁多。

          鐘妙上學時大概也有這么一遭,但她那時只覺得可笑——怎么?難道你有個做宗主的老子,喊出來就能擋我的劍?

          牧長老是她熟人,一看鐘妙這個神情就知道她又要犯渾,頭皮一緊,撣了撣她袖子。

          “你這回是來做先生的,咱們育賢堂不興打孩子這套啊?!?

          鐘妙端出個沉穩可靠的笑:“牧長老這就言重了?!?

          她心下也十分惋惜不能再用老法子,只能將這些孩子的父母記記清楚,要真不幸遇上個不著四六的就去將他父母揪出來打一頓。

          牧長老能不知道她?到底是看過她長大,又低聲道:“你這些年游離世外也是好事,何苦又回來?”他微不可查地看了眼胡長老,“世道變了?!?

          鐘妙垂眸摩挲著儲物戒,輕輕一笑:“無妨,世道再變,我的長空總不會變?!?

          牧長老嘆息一聲還想再勸,胡長老卻看了過來。

          “鐘真君如果有什么想指教的,大可不必藏著掖著,”胡長老笑呵呵,“也說給我們這些老家伙聽聽,了解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牧長老拱了拱手正想開口,鐘妙笑道:“哪有什么可指教的?只是頭一回做先生,難免有些新鮮,見笑?!?

          “哦?既然如此,不如聽老夫托大教你一句,”胡長老道,“育賢堂不比鄉野粗俗之流,自有一套規矩在此,鐘真君還是早日熟悉為好?!?

          鐘妙面上仍帶著笑:“不錯,育賢堂自然有育賢堂的規矩,有勞長老教我?!?

          胡長老如今已五百有余,早年并無聲名,好在投靠世家后地位水漲船高,可惜就算下了力氣灌藥,修為仍停在元嬰初期。

          此次長老院請鐘妙做客卿長老,他心下是不愿意的,這樣年輕,又這樣盛名,想必輕狂。不過眼下見她如此上道,心里舒坦起來。

          他心里是舒坦了,幾個長老的心卻揪了起來。

          旁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們幾個老資格卻清楚得很,鐘妙的好話是那么容易聽的?

          她若是混不吝那問題還不算大,她若是端出一派溫和有禮的謙遜樣子,怕是記在心里早遲要來個大的。

          胡長老身后的謝家不好惹,少山君手中的長空也不是吃素的,幾個老伙計面面相覷,最后只能長嘆一聲閉目裝瞎。

          又過了片刻,鐘聲再響。

          半球型屋頂向四面敞開,一艘飛艇緩緩下降。

          顧昭好不容易從兩個纏人的家伙手中脫身,就見鐘妙已經同其他長老一道轉身走了。

          明明前些日子還和師父住在一個小院里,如今卻只能在人群里目送著她遠去,顧昭心中不知怎么多了些說不出的澀意,只怪自己拿的成績不夠好,才站得這樣后離了這樣遠。

          育賢堂與摘星大會不同,乃是處于中州腹地,就是用上飛艇也須得一日才能到達。

          有些年紀小的孩子已經望著父母師父掉下了眼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