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20章 行遲遲(1)

          第20章 行遲遲(1)

          顧昭一時失語。

          不怪他失態,用蘇懷瑾的話來說,鐘妙這人什么都好,可惜生了一副木頭心腸。

          空長三百歲,別說什么愛恨情仇,就連情竇初開那都沒有,比無情道還無情道些,號稱真正的劍修有且只有一位道侶那就是手中劍。

          但音律先生他白日里見過——總不能是劍化形的吧?

          鐘妙也吃了一驚。

          她手上那道創口并不只是看著駭人,不過是要面子,強忍著不出聲,加上洞府外圈了結界,整副心神俱用在壓制魔氣污染上了。

          但顧昭偏偏不在結界的驅逐范圍——自從圍殺事件過后,鐘妙便給小徒弟開了進入結界的許可,何況顧昭脖子上還戴著鐘妙小時候換下的虎牙,聞起來和鐘妙別的東西沒什么區別。

          鐘妙匆匆將手抽回捏了個幻術掩飾傷口,難得有點尷尬。

          她撓撓臉,強行介紹道:“方直,這是我徒弟顧昭,阿昭,這是為師的朋友,你喊方師叔就好?!?

          方直饒有興趣地瞥去一眼。

          他現在看起來完全不像顧昭印象中的音律先生了,雖然穿著的仍是白日的那套廣袖寬袍,卻無端從云間月變作了掌上花,沒骨頭似得倚在鐘妙的椅背上。

          而師父也真就讓他倚著,就像是,就像是他們平日里就這么相處慣了一般。

          顧昭一時間弄不清自己心中突突直跳的是什么,強忍不適道:“方師叔好?!?

          方直懶洋洋應了一聲,轉頭對鐘妙笑道:“師姐這徒弟收得倒還不錯,不算辱沒了師姐?!?

          鐘妙笑了一聲:“諢說什么,阿昭是個好孩子,無論天賦品性都是上佳,我一直很滿意?!?

          她見顧昭站在門口一動不動,招手喊他:“是有什么事要找師父嗎?傻站在那做什么,過來同我說?!?

          顧昭低低應了一聲,走近幾步又是面色一變。

          長老洞府面積不小,鐘妙又愛亂扔東西,每每找不著還愛生悶氣,顧昭平日里偶爾會來幫師父收拾收拾。但現在一看,桌上地上一片狼藉——他昨日才收拾齊整,就為了師父回家能開心些,再看方直,這人還在一旁拋接著藥罐玩,罪魁禍首實在再明了不過。

          顧昭心中更不痛快了,他將這不痛快歸咎于看見房間整潔度被破壞的不爽。

          雖然他努力控制著情緒,但在兩個大人眼里,明顯是只開始生氣炸毛的貓貓。

          方直笑了一聲,被鐘妙一眼瞪回去。

          鐘妙怕徒弟走近了聞到自己身上血腥味,還沒等他走到跟前便開口催促:“眼下夜已深了,阿昭有什么要緊事直接說便是?!?

          這樣晚了,難道方直找師父又有什么要緊事嗎?

          顧昭心里又是一堵,垂眼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先生布置了一道實戰作業,要我們親身處理一次邪祟并匯報詳情?!?

          鐘妙唔了一聲,育賢堂對弟子的教育一向趨于實戰派,布置一兩道處理邪祟的作業也算常事。

          她自己念書的時候不肯落于人后,輪到給徒弟找任務目標也想找個像些樣子的。

          奈何鐘妙的練氣期實在太遙遠了。

          她天生善戰,如今更是專往大兇之地鉆,就算是近年去過最簡單的死境,如果不是長于實戰的元嬰修士,折一二個進去也不算驚奇。

          眼下叫她想出幾個適合練氣期的邪祟,簡直比登天還難——誰能記得自己嬰兒時是怎么喝奶的呢?

          方直一見她那表情就知道是沒想出來,當即笑道:“師姐怕是許久不關注中州勢力,這有什么難的?不知師姐可曾聽聞過那個名為蜉蝣的勢力?興起也有兩百余年了,專做些情報生意,在下前些日子恰好從他們那兒得了個有意思的委托?!?

          鐘妙接過卷軸神識一掃,當即拍板定下。

          第二日,鐘妙便帶著徒弟啟程景安城。

          景安城隸屬江南十九城,氣候溫暖濕潤,又因靠近靈脈,花草茂盛,當地人多以養花為業,每年春季都舉辦萬芳節吸引各地游人,得了個“春池”的雅號。

          此地名義上是妙音坊的勢力范圍,不過奴大欺主,近年來與其他十八城一道隱隱有了想同妙音坊劃清關系的意思。

          鐘妙同妙音坊的少坊主是打小做起的朋友,陸和鈴不希望她摻合,她也懶得多生事端,干脆領著徒弟混在游人商賈之中一道搭了飛艇過去。

          正逢早春時節,從半空中望去,整個景安城如同淹沒在花海中一般,連空氣中也氤氳著甜膩的香氣。

          鐘妙打了個噴嚏,扯了塊面紗將臉捂住。

          一路走來,游人如織,一派太平盛世景象,如若不是他們暗中得了消息,實在難看出此處已深受邪祟困擾。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