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23章 風云漸起

          第23章 風云漸起

          同年夏,景安城城主被處決。

          同年秋,妙音坊與蓬萊列島聯手清理江南十九城,拔出數百魔修暗樁。

          第二年春,白玉京勢力洗牌,王家被查出暗中進行爐鼎販賣,沒挺到秋季就樹倒猢猻散。偌大一個家族轉瞬間被人瓜分殆盡,如同天邊驟響一道悶雷。

          第三年,妙音坊徹底與謝家撕破臉,重新執掌江南十九城。

          天下風云漸起。

          無論外界掀起多大風浪,育賢堂始終是育賢堂。

          它就像是海邊沉默的礁石,同各大宗門一道冷眼旁觀世間權勢更迭,維持著微妙的置身事外。

          顧昭送走了不少含淚退學的同修,也迎來許多前來避禍的年幼新生。

          此時已是他入學的第三年。

          十四五歲的少年一天一個樣,顧昭更是如此,他像是終于頂開巖石的幼苗,抖擻著拼命生長,身高狠狠向上拔了一節,面容也脫離了圓潤,顯出一些青年的鋒利來。

          三年來的每一日他都不曾懈怠修行,晨起練劍,除基礎課程外又自行修習陣法,平日對弟子間的社交造勢也不放過。鄭天河有時半夜睜眼,還見這兄弟在燈下寫信。

          先生們剛開始談論他時會說“原來是鐘妙的徒弟”,后來再提到他會說“不愧是鐘妙的徒弟”。顧昭沉默地追趕著,漸漸在同修中嶄露頭角,如今已顯現出鳳首之勢,還擔任了陣法一門的助教先生。

          他一路向廣場走去,心中難得沒背誦什么陣法口訣,腦子里也沒在推演什么勢力勾結,只是很難得的,單純地期待一節劍術課。

          路過的弟子都向他打招呼,有些喊“顧師兄!”,有些喊“顧先生!”,顧昭一一點頭回應。

          鄭天河早在廣場上等他,見他走來大聲笑道:“我就知道你必然要來!給你留了好位置!放心,一會兒準沒人和你搶!一定讓你站第一排!”

          顧昭溫和笑笑,點頭道謝。

          裴青青抱了劍站在一旁,三年前她被這兩人不要命的打法嚇得不輕,心想沒有醫修掠陣到底不行,干脆在醫堂擔了份兼職,近年越發穩重起來,但一提少山君仍是眼睛發亮,直接換了班跑來聽課。

          就聽一陣喧嘩,從人群簇擁中走出道高挑人影。

          “喲!都在這等我呢?”那人笑道,“大家對劍道這樣熱情,實在是一件好事!”

          鐘妙笑盈盈地挽了個劍花:“既然這樣,不如我先耍一套好看的招式給大家瞧瞧!你們總愛說劍修是群木頭,我這就讓你們看看劍修的帥氣!”

          弟子們都哄笑起來,她朗聲一笑,當真縱身躍上高臺舞起劍來。

          鐘妙本就生得極好,她又刻意選了套飄逸好看的劍法,真真叫一個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寒芒四射如星辰墜地,衣袂紛飛若天上神仙。

          修士金丹之后外貌就不再發生改變,雖說大家都清楚少山君算是師長一輩的人物,但當她收了劍含笑望來,俱是心神一蕩。不少直爽的小姑娘更是尖叫出聲,一股腦擁上去將她熱情圍在當中。

          鐘妙笑嘻嘻地摸摸這個又拍拍那個,哄得小姑娘們心神蕩漾,個個發誓非要做劍修不可。

          鄭天河倒吸口氣:“還好少山君是位女子!否則天下的男修就該飲恨了?!?

          他沒聽到顧昭答話,回頭望去,就見這兄弟臉色沉沉。

          鄭天河與他做了三年室友,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性子,玩笑道:“吃醋???現在知道有多少人羨慕你了吧?少山君的唯一弟子?!?

          顧昭搖搖頭,上前維持秩序。

          鐘妙見到他也頗為高興。

          這三年間種種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她在外腳不沾地地奔波,少有能安穩待在育賢堂的時候,只能從其他先生那里追蹤徒弟的消息,猛然間認真一看,竟然已經長了這樣大。

          不過好在事情暫且算是告一段落,她也能回來當當先生,教教孩子們劍術。

          她輕咳一聲,笑道:“好啦!你們都各自回到位置上去!咱們這就開始上課了!”

          鐘妙教的是一套基礎劍法,不算很強,但勝在容易上手。

          在她看來,倘若突然拿出套極難的劍法,雖然看著好似顯得先生水平很高,但真的教起來反而會打擊學生信心。不如從容易的開始,弟子們慢慢學進去得了趣味,自然就會鉆研下去。

          每個弟子面前都放著一座小巧法器,弟子只需跟著法器投影出的人像模仿招式就行,鐘妙背著手在場中行走,偶爾糾正幾個過分的錯誤。

          顧昭剛學劍術時就練過這一套,只是他今日心神不寧,動作也只能算過得去,直到一只手搭在他肩上輕輕向前一推。

          “肩部帶動手臂,好,這么做便對了?!?

          顧昭猛然回神,恰好望見鐘妙的袖子,她大概來得極匆忙,里頭的繃帶都松垮了,一點血跡濺在外頭。

          鐘妙順著他目光看去,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起來,捏了訣將血跡消去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