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26章 丹陽夜市

          第26章 丹陽夜市

          丹陽城地處玉丹谷百里外,與隕星城隔渭河相望,原是一處古戰場兵營舊址。

          誅邪之戰結束后,滿地荒蕪。一開始只有膽子大的散修進來摸尸,慢慢來的人多了,也有些機靈的守在外圍販賣傷藥。

          淘出的寶物拿在手中到底留不住,漸漸又發展出置換靈石的鬼市。

          如此千百年下來,此地的規模已壯大為一處城池。但并不奉行戒律,更沒什么城主,是中州知名的三不管地區。

          照理來說,這種地方實在不應當帶未成年人來。

          奈何鐘妙此人混不吝慣了,她自小走的以戰養戰路數,早年在育賢堂念書的時候就已是這里的???,回到這簡直比回家還親切。

          斗篷面具與種種藥劑都是現成的,鐘妙收拾收拾就帶著喝過增齡藥劑的徒弟上了船。

          顧昭還未上船就發覺出與往日出行的不同之處,

          倘若是正規運營的飛艇,上船前首先就要在船塢處對著白玉京及各大宗門發出的通緝令對過臉,免得放了什么不法之徒上船惹出亂子。至于斗篷面具,更是絕不允許佩戴。

          但這次不僅船塢設在荒郊野外,就連登船的客人看著也格外古怪:抱鼓的、扛甕的、將自己裹得如干尸一般的……以至連斗篷都算是相當樸素正常的穿著了。

          顧昭喝下增齡藥劑后身高猛漲,看著倒是比鐘妙還高上一個頭,當即自覺走在前頭開道。

          然而船上情形實在復雜,他繞過一堆竹罐又避開一幅旗幟,迎面突然冒出個埋著頭端了盆的女人就要往他身上撞。

          顧昭剛想伸手阻攔,一柄劍已經橫擋在前。

          “招子放亮些,滾開!”

          鐘妙用過變聲藥劑的嗓音冰冷沙啞,顧昭正驚訝于她難得的惡劣語氣,就見那女人折過脖頸撥開頭發,后腦竟是一道長滿利齒的裂縫。

          “啊呀!原來是這位大人帶著的呀!”那裂縫扭曲出個大笑的弧度,“小可失敬了?!?

          顧昭自從進入修仙界已經見過不少妖魔鬼怪,但猛然一見這等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只覺心跳都停了一拍。

          鐘妙低笑一聲:“既然壞了規矩,難道還要本君教你如何做么?”

          那裂縫又向下扭曲變成個哭臉,哆嗦著手從懷中掏出儲物袋,恭恭敬敬奉上來。

          鐘妙壓根沒打算用手去接。

          她用劍尖將儲物袋挑起,那袋子一脫手就化作濃郁黑霧,鐘妙早有預料,輕巧一個抖腕便將黑霧原封不動拍回裂縫中。

          那女人哀嚎起來,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竟如燭油一般融化滲進了船里。

          鐘妙領徒弟找了處靠窗的雅座坐下。

          “那是船靈,”她語氣嫌惡,“一種臟法子做出來的東西,大概是你看著太正派了才會叫它找上,”她此時聽起來已經完全不像是平日的少山君了,“太正派的人是上不得船的?!?

          鐘妙話說到一半,又并指為劍在桌上一劃,就聽一聲慘叫,有人捂著眼睛在地上翻滾起來。

          顧昭這才注意到桌上不知何時被人投下形如眼睛的陰影。

          船艙的交談聲中斷一瞬又恢復正常。

          鐘妙將茶盞翻過倒扣桌上,閉目養神起來。

          飛艇在當日傍晚到達丹陽城。

          夜間的丹陽城遠遠望去如同一片璀璨燈海。

          來這的人多半想嘗試一些見不得人的快樂,夜晚才是一切熱鬧的開始之時。

          從船塢出去沒幾步便有熱情小販上來兜售商品,顧昭眼尖,一眼就看出其中不少剛洗去血跡。

          又有叫賣地圖的,這個說是“萬中無一藏寶圖”,那個說是“天材地寶任你選”,顧昭向鐘妙微微側頭,鐘妙笑了一聲:“一個都不要信?!?

          他們從人群中穿過,其間打落五六只伸向儲物袋的手,撕下兩三張奪魂符。

          鐘妙下手時毫不猶豫,無論對方看著像是老人或小孩,皆是一劍狠狠抽去。那些人看出她是個???,暗道一聲晦氣,紛紛散開。

          他們這才真正走到集市上。

          集市上就越發熱鬧了。

          顧昭從前在說書先生口中聽過對修真界的描述,如今這么一看,倒真有幾分相似。

          道路兩側都布了攤子,攤主俱是兜帽遮臉。鐘妙見他感興趣,隨便挑了個攤子靠近。

          一塊臟得似乎從未洗過的毯子上胡亂擺著些石塊與儲物袋,攤主也不吆喝,伸手向邊上一指,有塊牌子寫了大字立在旁邊——

          “生死有命,買定離手,概不退換”

          也不知買個東西怎么就牽扯到生死有命上了。

          鐘妙有心讓他嘗試一二,掏出袋靈石扔過去,笑道:“既然今日是我帶你來玩,咱們一人挑一件?!?

          顧昭心中害臊,他現在看著已經是個成年男子的模樣,居然還要師父出錢,簡直是……簡直是……

          鐘妙已經蹲下去挑她自己的那份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