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27章 最好的潛行是無雙

          第27章 最好的潛行是無雙

          名字倒是別致,鐘妙提起興致抬眼望去,瞬間瞳孔緊縮。

          那籠中之物不是其它,卻是個十五六歲的女孩!

          不知她中了什么手段,竟毫無知覺地昏睡在籠中,直到主持人吹響哨子,這才搖搖晃晃站起來。

          女孩眼中毫無神采,看著如同玻璃一般,四肢的關節也極為僵硬,不像是行走的人軀,倒像是被人牽著絲線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的傀儡娃娃。

          鐘妙霍然起身前行幾步。

          她正想冒險放出神識探查,卻聽身后侍女低聲道:“請您稍待片刻,真君實在不必暴露身份?!?

          鐘妙回頭看去,顧昭早在侍女靠近時便拔劍架她肩上,那侍女面色不變神情恭敬:“臺上那個已經失了魂魄只剩軀殼,沒有搭救的價值了”

          鐘妙眉心緊皺,主持人正高聲喊道:“想必諸位大人知道!這便是咱們上一次的壓軸拍品……”

          “是金蟬,吞食魂魄而不傷軀殼,制作便于奪舍的空殼?!笔膛忉?。

          “想必有許多大人已經實驗過了功效,那么請諸位見一見今日的主角……”

          骨生花,物如其名。

          敲骨吸髓補給自身,直到成熟破體而出。

          鐘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當感謝拍賣場的物盡其用,至少這樣,那女孩早已在這種可怖的痛苦前死去

          主持人含笑道:“諸位大人可見,這臨水照花的美景可實在難得?!?

          場下傳來贊嘆聲。

          花枝從七竅中纏繞伸出,花色猩紅花型飽滿,倒影于潺潺血水中,如果忽略它的花泥是一個活生生的凡人,那場面或許確實能稱得上一句美艷。

          鐘妙無法忽略。

          為什么?她時常會想,為什么修士能這樣理所當然地將自己從凡人中剝出,像是自信能永遠站在甲板上不觸碰死亡的浪濤?

          鐘妙聽聞過這種以人為花肥的把戲,這東西原是魔修研究出來的,原理也很簡單,不過是一次性灌入大量靈氣強行催生花種。

          只是魔修舍不得靈石,更舍不得拿好料子雕花盆,干脆抓了還未入道的凡人當底子,看著還頗具魔修特色。

          但凡人的靈氣如何與修士相比?

          倘若某天有人不滿足于凡人的靈氣,想催生更美的花,將目光投向修士呢?

          大宗門弟子不敢碰,那就從小宗門下手,若小宗門也不能得手,那就捕捉散修,實在不行就抓了有靈根的孩子從小養,說不定還能博一個赤子天然的噱頭。

          鐘妙幾乎想要大笑出聲。

          看??!看這個世道!

          接下來已沒有必要再看,鐘妙壓下情緒,問道:“既然你告訴本君這樣多,不妨再說說你們的目的?”

          “容稟真君,我們此行目的與真君所愿并無區別,請真君稍安勿躁?!?

          那侍女微微一笑,從袖中掏出塊令牌。

          “想必真君聽聞過我們,煩請真君暫用此物偽裝一二?!?

          鐘妙認識那個標識。

          狀如火焰,背生雙翼,是“蜉蝣”的令牌。

          鐘妙知道鄭天河是如何舉家遷入中州后特意詢問過他,據他所說,那隊接他們離開的車隊內部便掛著這個標識。

          而鐘妙的身份無論如何都不應當出現在此時此地,她必須保持住曖昧的站位才能混跡中州高層暗中調查。

          令牌入手便化為鐵水流動著覆蓋在她面具上,這樣即使后續有人去查,也只能查到蜉蝣身上。

          一個幫助凡人逃難的中州情報組織,她心中哂笑,一個正準備大開殺戒的正道棟梁,實在再合適不過。

          剩下的就不是能給徒弟看的場合了,鐘妙直接將他塞進芥子。

          侍女上前一步平舉雙手,十指于空中輕輕撥動,如一位琴師撥動她心愛的伙伴。

          “轟!”

          一陣巨響,拍賣場的墻壁竟早已被蜉蝣嵌入機關,此時多點引爆,巨大聲浪于場內炸開。

          穹頂開始坍塌,人群四散而逃,場內守衛已氣勢洶洶向此處襲來。

          侍女微微傾身,向鐘妙做了個請的動作。

          鐘妙注視她片刻,低聲道:“你也保重?!?

          旋即一躍而下。

          她不是沒有懷疑過蜉蝣的動機,但她別無選擇。

          雖然鐘妙號稱年輕一代最強劍修,但人力總有盡時,而丹陽城經營百年。

          就算她能殺穿圍困,可還有群孩子要救。

          鐘妙自己看輕生死,卻不能叫徒弟與可能還活著的孩子們折在此處。

          對于劍修來說,殺人實在是很不需要思考的一件事。

          鐘妙第一次下山時還會耐心聽一聽敵人喊話,第一句通常是——

          “大膽狂徒!你可知這是什么地方!竟敢來此撒野!”

          但當她瞬息間殺掉數人后,敵人便會改口說——

          “這位好漢!咱們實在不必產生沖突,您想要什么都可以提!”

          而當她踏著殘肢走到他面前時,敵人往往會說——

          “你敢傷我?!你可知我身后是誰?住手!住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