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0章 神罰

          第30章 神罰

          別看衍星樓已經是個名存實亡的空架子,擺起譜來倒比祖宗輩更來勁,

          一個個都是副目下無塵的做派,中間還抬著個軟轎,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教主出巡。

          鐘妙正愁自己不能在育賢堂陣法內隱身太久,他們這么裝腔作勢地慢慢晃,倒是方便了她追蹤。

          除了歷年都參與游學大會的大宗門,新客與小門派多半得在山下一同擠擠,但衍星樓畢竟有過盛名,育賢堂只好匆匆找了塊較遠的空院子給他們安置。

          這種邊緣地段最適合動手腳,想必幕后之人十分滿意,剛巧,鐘妙也相當滿意。

          她找了處茂盛樹冠藏進去,從懷中掏出只機關鳥。

          這機關鳥也是蜉蝣的贈禮,據說產量甚多,讓她不必心疼只管使用。

          以鐘妙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其做工之精細,作為一個新興勢力竟能私下養了這樣多傀儡師,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機關鳥一脫手便撲騰著翅膀落在院中樹上,鐘妙手中令牌一亮,顯現的正是院中景象。

          一應儀仗都堆在院內,正廳倒放著個大箱子,主位上坐著個青年,想必就是方才坐在轎中之人,另有數人侍立在側。

          鐘妙看他有些眼熟又想不起什么時候見過,就聽一人躬身道:“五少爺,咱們既已到了育賢堂,不如先將差事料理,免得夜長夢多?!?

          他姿態恭敬,言語卻有催促之意,那五少爺很是不耐地揮手:“要你啰嗦!本少爺豈會誤了老祖的事,將那人倒出來!”

          幾個侍從齊聲稱喏,將那大箱子鎖鏈打開向外一倒,竟骨碌碌倒出個人來。

          鐘妙不由自主坐直了身。

          ——這個人看上去可比屋內這一群穿著禮服的“衍星樓”多了!

          倒也不是說她有什么職業歧視,只是這眼神空茫神情飄忽的神棍氣質尋常人實在模仿不來,也不知是什么身份,叫這群人這樣大費周章地帶進來。

          想必一路吃了不少苦頭,那道人剛被倒出來就吐得昏天黑地。五少爺坐在上首像看什么腌臜物一般皺著眉,身邊人連忙丟了幾個除塵訣上去。

          道人叫除塵訣掃了一臉,茫然道:“這……小道這是身在何處?”

          五少爺道:“自然是育賢堂,閑話少說!快將東西拿出來做活?!?

          道人支吾道:“少爺,這,這恐怕不妥??!小道已經稟告過家主,此事實在難做!”

          五少爺冷笑道:“之前推說離得太遠,來了又說沒這本事,你可知謝家廢了多大力氣才打通長老院的關系?你怕是也想嘗嘗剝皮的滋味,才在這戲耍本少爺!”

          他一抬手就有人捧了鞭子上來,那道人更是瑟縮得厲害,口中直喊饒命。

          五少爺看也沒看一鞭子抽下去,空中噼啪一聲巨響,地磚竟都裂了數塊。

          一旁的侍從喝道:“還不快起卦!休得推脫!下一鞭子可就抽你身上!”

          道人哭喪著臉從地上爬起來,哆嗦著手從袖中掏出龜甲銅錢,又掏出數支線香,正要往香爐上插,被五少爺當面踹了一腳。

          “什么不入流的劣等貨,阿南,拿咱們的好香給他!”

          那道人被踹了一腳竟是半點火氣也無,當真換了香點燃插/入香爐,口中念念有詞,將銅錢攏在手中上下晃動起來

          五少爺道:“本少爺也不為難你,就從簡單的開始。說罷,今日多少長老離開育賢堂?”

          那道人將銅錢一拋:“三,三位?!?

          五少爺點頭:“不錯,再看,今日又有多少弟子離開育賢堂?”

          那道人將銅錢一拋:“回少爺,一位?!?

          五少爺微皺了眉,旁邊有個侍從湊上前俯身低語一番,他聽完笑道:“這不是做得很好么?怎么就做不得了?”

          道人還未松口氣,又聽五少爺問道:“既然這兩個問題答得好,想來這一個也不會錯,說罷,顧可笙在何處?”

          那道人手中一哆嗦,竟驚得將銅錢撒了一地。

          “小道,小道怕是不明白少爺的意思?!?

          “你不明白么?沒關系,本少爺可以說得更清楚一些,”五少爺起身走近幾步,“你們第五代樓主顧無戲的獨子,四百年前失蹤的衍星樓少君顧可笙在何處?”

          道人央告道:“少爺!少爺!這實在問不得!當年衍星樓大火,所有弟子都死在其中了!一個孩子怎么逃得掉呢?占卜死人方位是大忌!”

          五少爺噌一聲將劍架他肩上:“什么大忌?你若是不按本少爺的話做,當下就可速死!”

          不等道人多猶豫半分,五少爺手腕一抖,一道血痕瞬時溢出。

          道人只好閉了眼將銅錢攏在手中,向外一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