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1章 醉酒

          第31章 醉酒

          一到萬獸宗,鐘妙整個人都快樂得往外冒花。

          她果然對萬獸宗很熟,連哪位師姐尤其好說話都一清二楚,沒費什么力氣就將三人送入宗門,隨意叮囑幾句就拋開手進貨去了。

          數百年沒什么像樣的戰事,萬獸宗對弟子的培養也逐漸從訓練戰獸改為了發展放牧,其中以靈鹿聞名中州,鐘妙尤好這一口。

          將身上的儲物袋都裝滿,眼看著天色漸晚,鐘妙閉目感應片刻,順著小道翻墻進了新生院。

          顧昭正收拾著房間就聽窗戶被人用石子砸得叮叮響,推窗一望,鐘妙正站在樓下朝他打眼色。

          ‘跳下來!’她比著口型,‘咱們偷偷地去玩!’

          顧昭有時候真弄不懂到底誰的年紀更大一些。

          他前些日子剛接到妙音坊坊主的通訊,陸和鈴和顏悅色問了他幾句修行上的事,剩下全是關于鐘妙。

          別讓她酗酒,若是已經喝了就快些把她帶回去,倘若帶不回去第一時間就要畫下靜音結界并迅速聯系陸和鈴或周旭。

          具體原因并沒有告訴他,顧昭知道這是坊主有心在他面前為自家好友保全顏面,但……

          就像是他們共同藏起了鐘妙的某一個碎片。

          而顧昭是【鐘妙】最狂熱的收藏家。

          無論是哪一面,無論是強如天神還是頑若幼童,他都渴望拓印藏進心里。

          顧昭神色如?;剡^頭同鄭天河扯了幾句瞎話,他這些年在育賢堂越發有了大師兄的氣勢,講起瞎話來也頂著一張仁義禮信的臉,沒費什么力氣就糊弄過去推開窗跳了下來。

          鐘妙笑盈盈地拉了他就跑。

          萬獸宗立足十萬大山外圍,放眼望去如同淹沒在林海深處,他們在樹梢間縱身奔跑,同驚起的鳥雀一道乘風而行。

          鐘妙不時回頭確認顧昭是否跟上,有時又故意拉遠了距離像是要試試他的能耐。

          他們到達一處山頂。

          撥開藤蔓向上走去,就見樹木圍繞中有一處平坦草地。

          同在這里生活的所有動物一般,鐘妙認認真真用抓痕圈出了自己的地盤,她神識一掃,沒在地盤上發現第二只猛獸的氣味,相當滿意。

          熟門熟路找到往日愛躺的凹陷,鐘妙打了個響指燃起篝火,從儲物袋中拎出塊鹿腿,就這么雙眼亮晶晶地盯著自家徒弟。

          顧昭已經習慣了師父的腦回路——不是喊他來做廚子,難道是喊他來看星星么?他搖頭笑笑,接過鹿腿持刀料理起來。

          鐘妙向后一躺倚著樹樁掏出酒壺,剛灌下一口舒舒服服長嘆一聲,就見顧昭露出欲言又止的微妙表情。

          她警惕向懷中一藏:“不行哦,你年紀小,這種酒你喝不得?!?

          顧昭斟酌道:“我不喝酒,只是師父倘若孤身在外,還是少飲一些為妙?!?

          鐘妙狐疑地瞇起眼睛:“咦?你往日不會這么說,讓我想想……你陸姨同你說了什么?”

          顧昭知道瞞不過她:“陸坊主只是擔心師父?!?

          鐘妙盯著他:“是嗎?還有呢?”

          “還有讓我攔著些叫師父少喝,”顧昭道,“師父若是實在愛喝也無妨,只是身邊還是留著人比較好?!?

          鐘妙哼哼一聲:“都說了就這么一回,她也太操心了。嗯?怎么從前她愛管著我,如今收了徒弟,你也愛管著我?”

          她的語氣并不嚴肅,顧昭知道她只是嘴上抱怨。

          從前他總怕惹了師父不快,現在卻愛上看她無奈的表情,顧昭知道自己不過是仗著徒弟的身份,心中卻無法自制地竊喜。

          鐘妙又懶洋洋喝了幾口,拿出塊刻了傳送陣的盤子抱在胸口,另一塊放在顧昭手邊——這是她唯一會的陣法,為了偷懶硬生生逼出來的。

          一開始用來在宿舍里傳送東西,現在用來傳送烤熟了的鹿肉,吃到開心處恨不得變出獸型在草地上打兩個滾。

          又過了片刻,天色徹底黑了。

          十萬大山少有人煙,此時弟子們也多半回了宗門,夜色中唯有鳥雀低鳴,仰頭望去能見星辰如海。

          鐘妙吃飽了就犯懶,此時倚在樹上抱著酒葫蘆,微合著眼。

          她以前念書時總愛來這。

          兩百多年前,鐘妙還是個剛下山的野丫頭。

          中州地大,她無親無友,唯有手中劍與一腔孤勇。不過是聽了兩個散修議論劍尊重傷如何如何,就咬著牙要打上摘星大會魁首,將師父的名字刻在華表最頂端。

          進了育賢堂事情也沒有好起來。

          有些人怕她,有些人瞧不上她,正清宗出身的弟子尤愛找她麻煩。鐘妙沒學過怎么人情往來,但拳頭能教會其他人一些最原始的道理。

          然后她開始偷偷翹課。

          混在散修里吃過虧,也在丹陽城買過教訓,她藏身人群中到處游蕩,直到某一次重傷得連人形都維持不住,變成只小貓倒在山下被人抱了回去。

          從此心氣不順就來萬獸宗,心里高興也來萬獸宗,反正這里的姐姐們都心腸極好,只要她喵喵幾聲什么好吃的都拿了喂她。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