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2章 貓鬼(1)

          第32章 貓鬼(1)

          第二日,鐘妙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被極妥帖地裹在毯子里。

          她昨晚喝得實在有些多,捏著眉心緩了半晌才清醒一些,剛想撐著樹樁起身,就覺手下觸感不對。

          再一回頭,顧昭正一臉無辜望著她。

          鐘妙驚得耳朵都豎了起來。

          她剛想胡亂找個借口,又見顧昭一臉欲言又止示意她向下看。

          鐘妙一低頭——自己的尾巴竟不知什么時候也冒了出來,正牢牢纏在顧昭腰上硬將人拽了當靠枕!

          死去多年的廉恥心再次跳起來給了她邦邦一拳。

          鐘妙就是再行事出格也知道作為師父在徒弟面前喝得爛醉是一件極不妥當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她的酒品也算不上好。

          行走世間這么些年,鐘妙習慣了在外人面前端好沉著穩重的少山君架子,就是有什么牢騷也藏在心里,喝完酒就忘了。

          可一旦喝醉,這些平日里積攢的廢話那叫一個洶涌而出。

          她往日都會設好靜音結界,但……

          鐘妙仔細看了眼徒弟的神情,實在猜不出自己昨天有沒有說什么不該說的,直接開口問只會更尷尬,一時間心里貓抓似得難受。

          若說顧昭這么多年有什么做得比修行更專心,那就是揣測鐘妙的心情。

          顧昭心知自己師父極好面子,再不順毛安撫怕是要炸,當即開口道:“師父下次可不要再喝這么些了,昨日您一聲不吭直接醉倒,把我嚇得不輕?!?

          鐘妙心中暗喜:“我就直接睡了?”

          顧昭神色憂慮:“是,您直接睡過去了,我喊了您幾句也沒回應,險些傳訊給陸坊主……”

          鐘妙的耳朵又豎了起來。

          “但我想著夜深打擾陸坊主實在有些不妥當,就守著師父,好在沒什么大礙?!?

          鐘妙耳背炸起的毛又緩緩服帖下來。

          她干笑兩聲:“你做得很是妥當!乖徒,為師忽然想起還有一樁事要做,先走一步!”

          顧昭剛一點頭,就見鐘妙噌地躥起來跳上劍跑了。

          他又等了片刻,這才極為耐心地捏了訣將袍上蹭的一圈橘黃絨毛細細收在掌心。

          顧昭捧著這一小團絨毛,卻像是捧住了一顆柔軟明亮的太陽。

          鐘妙一溜就是十幾日不見人影。

          倒也不全是因為臉上掛不住,蜉蝣那邊傳了消息過來,說中州無端出現數起兇獸傷人事件。

          蜉蝣傾向情報收集,在武力上自然多有不足,鐘妙心下對此事也極為在意,干脆自己親身下場打探起來。

          顧昭心知鐘妙在外行走多于生死之間搏命,縱然有能聯系上她的玉符也不敢貿然打擾。倒是鐘妙緩過尷尬之后時常發來訊息,寫的都是些實戰時的感悟,偶爾能接到語音通訊,背景音也多是野獸嘶吼與風聲咆哮。

          顧昭有心勸她休息,但鐘妙要是聽得進勸還能將蘇懷瑾氣得跳腳?

          他悶悶想了數日,終于想出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倘若將護衛蒼生當作一份活計,鐘妙做得這樣多,自然是因為其他人做得少。

          旁人不愿意做,他愿意做!

          即使顧昭至今也無法理解鐘妙的理想,即使他只是天下大勢間最不值一提的石子,但只要他多做一分,鐘妙就能多休息一分——這便足夠了。

          他很快等到了機會。

          入學一月后,萬獸宗對交換生開啟知微堂入門許可。

          這次來萬獸宗來的匆忙,就算是鄭天河也能隱隱察覺其中的避禍之意,

          既然做了修士,哪有一直躲在長輩身后的道理?就算躲過一時,難道還要一直繞著暗中的敵人走么?

          他們本就是難得的凡間界出身,又一同遭了幾番磨難,如今越發親近起來。顧昭將打算一說,兩人俱是深以為然,決心找出幾個任務下山磨礪一番。

          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還未下山便遭了打擊。

          天下太平已久,就是有些兇獸邪祟,哪里又輪得到筑基期的弟子?

          三人興沖沖進了知微堂,在筑基分區轉了一圈,滿眼全是些“為某某師兄的靈獸喂奶”“替某某師姐去十萬大山采藥”之類的雜事。

          鄭天河一時大為喪氣。

          他前陣子剛結束第三階段的煉體,再想往下修就得先結了金丹。他還躍躍欲試著想接個難些的任務叫伙伴們看看自己的能耐,但看看這都是些什么?難道他要去向奶牛秀一秀肌肉嗎?

          裴青青仍不死心,一條條仔細搜索過去,突然低呼一聲:“來,你們瞧瞧這條?!?

          鄭天河一眼望去:“這回是什么?嗯……替他們找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