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4章 貓鬼(完)

          第34章 貓鬼(完)

          春餅攤主本就是話趕話說漏了嘴,叫他抓住一問,當下支支吾吾起來

          “干什么?我哪知道那么多,我就是個賣春餅的,問東問西,你當自己官差吶!”

          顧昭道:“你竟不知道么?錢府這幾日遭了邪祟,我們正是為此事來的?!?

          攤主臉色霎時變了。

          她生在見青城,從小聽的都是些鬼怪妖邪的故事,自然知道邪祟是怎樣可怖,誰料話本里的故事有一日還能發生在身邊?

          顧昭又道:“昨晚錢府鬧得極大,已經死了數人,你倘若瞞著不說,過幾日我們走了那邪祟殺出來,死的就是你!”

          攤主只覺身上起了陣寒風,使勁搓了搓手臂。

          此時接近晌午,路面上的行人并不很多,她左右望了兩眼低聲道:“怎會有這種事,那我悄悄的告訴你們,可不許聲張?!?

          三人自是點頭應允,攤主塞了幾卷春餅叫他們拿在手中吃,裝作副正常賣貨的樣子小聲開口。

          “那錢府并不是一直都這樣有錢的?!?

          錢府還未叫錢府的時候,錢家夫婦只是逃災來的難民。

          據說是家中遭了水災,夫妻兩個帶了小女兒,匆匆卷了細軟逃到見青城。

          難民們大多安頓沒幾日就上集市做些苦工,只有錢家夫婦靠賣些繡活混日子,后來才知道這家人原本也算是個出讀書人的富戶,怕是一時拉不下臉。

          不僅拉不下臉去做工,錢老爺對鄰居也有許多挑剔,要么嫌棄屠戶吵了他念書,要么嫌棄小孩亂跑踏了他的花草。

          本就是三教九流混住的地塊,來了這樣一個講究人,當即欺負得更起勁了。

          但忽然某一日,錢家時來運轉,眨眼間就富了起來。

          誰也不知他們是怎樣富起來的,問只說是家中親戚送了本金,又搭上商隊做了花草生意。

          錢老爺剛一發達就買了大宅子搬進去,不僅吃穿用度要顯出氣派,流連煙花之地時也出手得格外闊綽。

          誰料這擺闊沒擺多久,竟在行商時遭了匪,錢夫人沒多時也郁郁而終,只留下個女兒,叫本家兄弟過繼去得了便宜。

          攤主咂咂嘴:“可見有些人就是沒福,有福氣落下來也要接得住,接不住可不就折了壽?!?

          鄭天河嚼了幾口咽下餅道:“所以那錢小姐生了瘋病也是真的?”

          攤主卻怒道:“你怎知道她發了瘋???錢小姐好著呢!不過是那個本家兄弟苛待她,我看這錢老爺也是個沒福的?!?

          德不配位的蠢貨顧昭見得多了,他向來對這套“富貴傷人”嗤之以鼻,自然也不信攤主的猜測,要他說這錢家夫婦死了未必沒有本家兄弟的手筆。

          顧昭心中疑慮,剛剛他似乎抓住了什么靈光,只是這靈光一閃而逝的太快,只能隱隱感覺有些不對。

          正在此時,就聽裴青青驚呼一聲。

          他抬頭望去,一群人自街角奔來。那群人手中拿了桶盆自三人面前奔過,竟是一點聲音也聽不見,只能看見他們疾呼的口型。

          顧昭心知不好正要拔劍,卻被一只手柔柔搭在肩上。

          “這位少俠,”那攤主在身后問道,“你可也有什么愿望?”

          顧昭瞬時感到一股極為壓迫的力量壓在肩上,他頂著阻力艱難回頭,從眼角處望見那攤主的臉如同融化般坍塌出貓的輪廓。

          “是那種……無論如何都要達成的愿望喵~”

          濃霧升騰。

          顧昭從黑暗中睜眼,他第一反應就要拔劍,卻發現自己被牢牢困在固定的視角。

          他很冷,也很餓,渾身濕透卻虛弱得無法起身。

          接著,一雙手將他抱了起來。

          “呀!這里有只咪咪!”

          視角上移,他看見了一張小女孩的臉。

          女孩雙頰圓潤,頭頂扎著兩個小揪揪,顧昭費了些力氣才辨認出這正是錢家小姐,只是看著更為年幼。

          顧昭之前就遭遇過一次這樣的事,很快明白過來——他被困在貓的幻境中了!

          女孩將貓抱回了家。

          她在家中很得寵愛,年紀不大就有了月錢,能偷偷托下人出去買魚回來喂貓。只是父親很看不慣,常常訓斥她玩物喪志。

          貓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

          它變得強壯,并逐漸長得比整條街的貓還大,甚至能自己帶著小弟下河打魚。

          它也很聰明,至少比其他貓都聰明,它能理解許多人類的話,但它向來對人類的呼喚裝聾,只在錢小姐喊他時才轉一轉耳朵。

          它就這樣一日一日長大,直到某一天有修士從這個城鎮經過。

          那天錢小姐抱著它流了許多眼淚,到了清晨,她腫著眼睛下了決心。

          “你原來這樣厲害,怎么好一直留在這里當一只普通的貓呢,”她說,“要記得想我啊……或者還是忘了我吧,一定要加油成仙??!”

          第二日,它被修士強行拎著后頸帶上了前去中州的飛艇。

          起初貓生了好一陣子悶氣——說拎走就拎走!再也不要理她了!

          但漸漸它又想,它一定要好好回去教訓這個家伙!就先從撓花她最喜歡的那條裙子開始!

          貓逃跑了無數次都被發現,終于在某一天貴客拜訪時抓住機會逃出來,藏進飛艇回了凡間界。

          但錢小姐已經不在那里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