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5章 西荒

          第35章 西荒

          直到一切結束,鐘妙才松開手。

          大火熄滅后,主院前廳只余焦黑四壁。

          鐘妙在儀式開始前就遮掩了三個少年的視線,因此三人只覺眼前一黑,再睜眼就望見廳中空空蕩蕩,唯有地上多了個灰白的小籠子。

          是施術者獻祭后留下的骨籠。

          這就不是能告訴少年人的內容了,鐘妙上前幾步將骨籠拎起,只見里頭的小小黑貓睡得冒呼嚕,爪中卻緊緊抱著些什么。

          鐘妙指尖微微一撥,方才還在裝睡的黑貓瞬時將爪子藏在身下瞪圓了眼張口咬來。

          “好兇,”鐘妙收回手,“現在倒是機靈起來了?!?

          那黑貓一口沒咬住,反倒叫她拎著后頸提起來,一雙爪子緊緊抱在胸前,口中不斷哈氣,蹬著后腿要撓她一下。

          鐘妙懶得同這么個小家伙計較,從袖中摸出個乳白的珠子。

          “別捂了,沒人同你搶,再捂下去就真沒了啊,松手!”

          黑貓仍是死死捂住不肯松爪。

          鐘妙本就對它沒什么耐心,在黑貓的嚎叫中強行將它前爪掰開。就見一片純白魂魄飄了出來,落在珠子里變作剔透的淺藍。

          凡人魂魄虛弱,放在定魂珠中蘊養個數十年就能恢復,到時送去投胎轉世也好,送去做個鬼修也好,等她自己醒來決定。

          黑貓一得到珠子就張口吞進腹中藏好,這才漸漸冷靜下來。

          方直此時也邁進門來。

          他做了妖王打扮,一身西荒風情的開襟長袍,襯以金銀寶石,肩上卻不倫不類蹲了只橘貓,倒像是將這仙人一般的人物拽落凡間。

          橘貓口中還叼著朵花,一見鐘妙就躍入她懷中將花遞出,直看得三個少年人眼皮亂跳,不由得都想起些“少山君與妖王不可不說的二三事”來。

          方直走上前與鐘妙并肩站著,低頭將黑貓拎在手中,很是輕佻地撥了撥它的尾根,嗤笑一聲。

          “白投了這么個好胎,蠢成這個樣子,罷了,到底還是要帶去西荒?!?

          鐘妙一聽他陰陽怪氣就知事情果然如他們路上所料。

          這是只九尾玄貓。

          九尾玄貓與尋常妖族不同,乃是一種天生地養的異獸。

          它可能誕生于任何一個時間點的任何一個角落,起初看上去與尋常黑貓并無不同,倘若沒什么機遇,大多也只會作為普通黑貓平平無奇度過短暫一生。

          唯有在極少數的情況下,九尾玄貓會因為某些意外生出極為強大的愿力,從此覺醒血脈生出九尾。

          倘若是生在太平盛世還好,此時誕生的九尾玄貓多半受到不錯的照顧,與人修關系良好,能成為守護一派的瑞獸。

          但放在亂世之時,九尾玄貓大多含怨而死含恨而生,一睜眼便直接墮魔,暴怒之下擊殺元嬰修士也不在少數。

          因這一特性,九尾玄貓在史書上的名聲實在說不上好。

          誰有這個能耐在未覺醒時就認出九尾玄貓?誰又能保證天下無人殺貓?真到了餓極的時候,就是吃人也不罕見。

          就這么過了千百年,黑貓逐漸從鎮宅瑞獸變為了不祥之兆,乃至在民間都多出許多關于黑貓的避諱講究。

          這只九尾玄貓年紀尚小,愿力卻出奇強大,能夠在墮化半路被封印凈化,已經是極幸運的結局。

          至于它消失的八條尾巴拿去換了什么,看看它那護著肚子的寶貝樣就知道了。

          鐘妙這時才松下一口氣,她前些天還在中州同方直一道研究狂化的兇獸,忽然之間接到師兄的警告,當即匆匆向凡間界趕。

          蘇懷瑾這人,說得好聽是靈覺高,說得難聽那就是一烏鴉嘴。

          鐘妙小時候每次不聽師兄勸都吃了大苦頭,一聽他說顧昭恐怕要出事,嚇得魂也要飛。

          好在幾個孩子行事謹慎,這才沒與玄貓產生什么直接沖突,否則就算鐘妙全力回趕,也頂多勉強保住他們性命。

          此時府中火焰俱已熄滅,救下的凡人也讓顧昭三人灌了藥安置在院內。這場火燒得極迅速,不過鐘妙一開始便叮囑方直帶了分神四處探查,已搜集了不少有用線索。

          她心知此事必有蹊蹺,恐怕暗中還有不少眼睛在盯著,還是先走為妙。

          左右萬獸宗門風寬松得很,只要打著出任務的名號,弟子就是在外呆上一兩個月也不會遭到師長斥責。不如干脆將他們一道帶去西荒,免得回去路上又遭到什么劫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