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6章 以身為劍

          第36章 以身為劍

          被這么看了片刻,顧昭難免心中惴惴。

          他心知自己年紀尚小,也沒什么家世背景,雖是個注定要成道的先天圣體,但將來的事又如何拿來作現在的底氣?

          因此顧昭打定主意要將愛意牢牢藏在心中,等有一日他的名字也能叫天下人知曉,再明明白白說出口。

          可少年人的愛意如何藏得???縱使捂緊了嘴也要從眼里沖出。

          鐘妙再如何無心情愛也有三百歲的閱歷,只是頭一回做人師父分不清孺慕與愛戀的區別,平日里又格外事務繁忙。而方直這妖向來樂得看人吃癟,干脆不曾點破,這才叫顧昭瞞到了現在。

          顧昭繃緊了脊背,習慣性露出張乖巧笑臉想要蒙混過關,就見師父從袖中掏出通訊玉符,沒看兩眼就面色微沉。

          鐘妙抬手向妖群中招了招,一轉頭朝向他們又是面帶笑意,只是說:“我有些事要走開片刻,你們只管玩,這些道友會護著你們?!?

          一路藏身妖群暗中保護的王族親衛們得了示意走上前來,鐘妙解下儲物袋,向每個孩子手中都抓了一把妖珠。

          “玩得開心些,喜歡什么就買,我不去很久,天黑時就回來?!?

          交代完這幾句,鐘妙身形一閃,很快便從街頭消失。

          親衛中領路的是個小姑娘,看著與他們差不多年紀,頂著一對狐貍耳朵,面容與方直有幾分相似,笑盈盈地迎上前來。

          “別擔心,我們這沒什么危險的地方,大概是往圣地去了吧,”她挨個將他們看了一遍,叉腰笑道,“嗨呀,笨蛋哥哥總算有用了一回!我是方婉,你是顧昭是不是,叫我小婉就好?!?

          妖族圣地。

          進入妖族圣地的手續極為復雜,縱使有方直在一旁陪同,鐘妙也經過了數道檢驗,這才成功邁入大門。

          她回想起一路上所見守衛怪異的神色,好奇問道:“我與你們妖族差得不大吧,難道說是有什么特殊規矩?他們怎么這樣驚奇?”

          方直笑道:“鐘姐姐看著就像我們西荒的人,也不是什么規矩,只是圣地向來只允許王族與親眷進入,在下又未曾大婚,難免叫他們看了驚訝罷了?!?

          鐘妙正仰頭觀察著一路的機關,聞言贊賞:“這樣是最好的。圣地本就不應當什么人都能進入,人來人往難免要出大紕漏。倒是我壞了規矩,不好?!?

          方直點頭道:“鐘姐姐說得是,只是事權從急,想來祖宗也不會責怪在下?!?

          他心中苦笑,與鐘妙相識這么些年,怎么還會為她異于常人的思路失落?

          旁人的心是風動春池水,鐘妙的心卻如鋼鐵一般,縱是一腔熱血撲上去也只能落個自行冷卻的下場。

          方直從一開始就知道,育賢堂當年的風云之輩中,鐘妙雖然看著最為離經叛道,心性卻是最正派剛直。

          周旭生來便含著金湯匙,也就是在他們面前像個人樣,平日從不把弱于他的人看進眼里,當年被鐘妙拉著一同打了許多比武場,這才認下她作老大。

          陸和鈴出生于妙音坊將頹之際,一睜眼就看著長輩玩弄權術,生性多疑冷酷,如今在江南說一不二,只是在鐘妙面前還是副舊日的操心樣。

          至于他……他更不必說,自己是什么樣的東西方直心里相當有數,若不是當初鐘妙強行在育賢堂護著他,叫周旭與陸和鈴捏著鼻子一同保住他活著回到西荒,他的名聲未必會比魔修好到哪去

          這么些年下來,求名的得名,求利的得利,只有鐘妙這個傻子什么也沒落著。

          修真界以強者為尊,旁人若是有了她這樣好的修為與這樣好的師承,怕是早就作威作福起來,但鐘妙呢,鐘妙干什么去了?

          日夜奔波兩百年,世人也未必念她好,想殺她的人能從西荒排到蒼海,只是朋友們怕她傷心,都悄悄處理了不叫她知道。就算這么努力護著,還是冒出謝家那群老狗沖她大小聲。

          方直永遠弄不明白她怎么就能對天下蒼生生出這樣多的感情,就像是將一整顆心托付出去,以至于輪到自己卻一無所有。

          鐘妙將自己活成了一柄劍,你可以與她并肩作戰,也能躲在她身后避難,但倘若想要將她擁入懷中,卻只會被溫柔地,溫柔而絕情地推開。

          方直自知做不成鐘妙的同路人。

          所以他干脆什么也不說,就這樣守著她,見她戰無不勝,愿她武運昌隆。

          他們已走到方直先前發現的線索處。

          那是一處早已破損廢棄的祭壇,大概是上古時代傳下來的。

          方直本就不是什么正經王室出身,對這套彰顯舊日榮光的東西向來嗤之以鼻。只是今日要取了祭壇下的靈泉水供九尾玄貓療傷,這才難得過來走一趟,叫他發現了些東西。

          那是一副巨大的壁畫。

          自穹頂向下蔓延,如一部展開的編年史。

          鐘妙向方直確認過許可,縱身躍上祭壇頂部仔細觀察。

          在壁畫的最頂端,也是歷史最開始的地方,繪制著一顆小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