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9章 戰起

          第39章 戰起

          場景如鏡面碎裂,顧昭拼盡全力向前伸手卻只是穿過虛無。

          他在黑暗中不斷下墜,下墜,醒來險些翻倒在地。

          一只手拽住了他。

          是鐘妙的手。

          她看著已經醒來有一會兒了,另一只手正端著茶盞喝茶,笑著打趣道:“你夢見什么了,怎么驚得像只蹬腿兔子一般?!?

          顧昭惶然抬眼,望見師父的手指時,像是被燙傷般收回目光。

          就差一點,只差一點。

          夢境中的紅仍殘留在他眼中。

          顧昭聽過一夢黃粱的故事,從前他嗤笑書中人看不破,但如今輪到他——他又如何看得破?

          他幾乎難以遏制地想象,倘若他也有這樣的機會以一個成熟男子的身份站在師父面前,倘若有一日天下太平,是不是也有可能得到同樣的結局?

          顧昭在學院時讀過許多關于西荒的書籍,其中一條便是帝流漿。

          帝流漿的幻夢能實現一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在一些偶然的情況下,也會將數人的夢境交織在一起。

          他從未想過師父有一日會退隱山林,夢由心生,自然也不應當產生這樣的表達。

          會不會有一丁點可能,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幻夢?

          顧昭緊緊掐著手心:“說來奇怪,我竟夢見師父退隱田園同我做了鄰居,師父可也夢到些什么?”

          他仔細觀察鐘妙的神情,試圖找出蛛絲馬跡以證明自己的推論。

          但他什么也看不出。

          鐘妙含笑的臉如同一張最好的面具,將一切窺視隔絕在外。

          “倒不知道你這么粘人,做個夢還要硬編出理由拉著為師做鄰居,”她搖頭笑道,“我么?記不清了,似乎是做了正道魁首,總之是個好夢?!?

          修真者到底不便在西荒長留,第二日一早,鐘妙便帶著他們折返萬獸宗。

          顧昭能見到鐘妙的次數越來越少。

          頭一年她還會偶爾路過探望,到了第二年,就連傳訊都少有。

          居無定所才是鐘妙數百年的常態,前兩年顧念徒弟尚小,如今既然大了,自然就脫開手做些自己的事。

          天下這樣大,需要處理的邪祟又這樣多,春去秋來,一眨眼就到了顧昭畢業的日子。

          入門時的引路師兄顯然深諳說話的藝術,育賢堂確實會為高積分弟子提供入住優秀前輩宿舍的機會,但入住時長卻從未說明。

          釣著弟子們拼命了五年,到了快畢業時才舉行大比,這樣算下來,也就頂多住上兩晚沾沾仙氣。

          顧昭一早就起來練劍。

          他自入道以來日日勤勉修行,如今已是當之無愧的大師兄。

          鄭天河見他這樣積極,笑道:“咱們同屆弟子誰還不知道你要去少山君的宿舍?放寬心,沒人能同你搶?!?

          顧昭置若罔聞,直到揮出最后一式才吐息收劍。

          鐘妙已經許久沒聯系他,問也只說在忙,好在今日畢業大比,所有的長老論理都應當出席,他也能借此機會見上一眼。

          三人一道行至廣場,不少弟子已經到了,就連低年級弟子也來了許多,正趁著長老不在拉著師兄師姐嘰嘰喳喳。

          顧昭四下一掃微微皺眉,不知是不是錯覺,今日到場的弟子怎么少了許多?

          忽然有個年紀小的弟子指著天空叫道:“是我眼花了嗎?師兄,天上的云怎么在晃動?”

          師兄連忙將他手壓下:“呆子,云本就是飄動的,你喊什么?!?

          幾個聞聲抬頭的弟子卻在此時驚道:“不!云真的在晃動!”

          顧昭心中不詳的預感越發濃郁。

          他從方才起就注意到許多臉熟的世家子弟沒來。

          畢業大比是育賢堂的一項大事,越是出身名門的弟子越要在此時顯出能耐彰顯自家聲名。

          倘若只一兩個弟子缺席或許還能說是睡過了,顧昭細細看去,能叫上名號的嫡系子弟竟一個也不在。

          這絕不尋常,世家向來自視甚高,怎么會容許子弟出這樣大的錯漏?

          顧昭喊了伙伴下山查看,剛至山門就聽群獸嚎叫——竟是兇獸圍山!

          他還未來得及心驚,一道染血身影砸了進來。

          是戒律堂的師兄。

          牧展風一抬頭見三個弟子,登時又驚又怒。

          “誰叫你們下來的?!速速回去!”

          顧昭心中一沉。

          最壞的猜測當真發生了。

          長老遲遲不出現,應當觀禮的宗主家主仍未到場,最珍貴的世家弟子全員缺席,只有家世普通的弟子遺留此地。

          他們被刻意放棄了。

          護山大陣在沖擊下正搖搖欲墜。

          牧展風急道:“還愣著作什么?!此地有戒律堂守著,你們即刻撤回!”

          待三人趕回廣場,弟子們已是驚慌一片。

          修真界數百年沒什么戰事,被留下的弟子多半也沒受過什么像樣的家族教育,如今猛然遭此大難,膽小的已哭出聲來。就是難得有幾個穩得住的,也只是盼望著長老能快些回來救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