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40章 朝生暮死

          第40章 朝生暮死

          誰會在此時到來?

          鐘妙腦中依次閃過種種可能,但很快就都被她全數劃去。

          師父與師兄鎮守鐘山,和鈴與周旭拱衛江南。方直更是絕無可能——西荒在半年前就已完全封閉,以免有人渾水摸魚用骨生花引誘妖修鬧出動亂。

          整盤棋局上,她是己方陣營中唯一能游走的力量。

          能精準找到此處的不是世家就是正清宗,鐘妙縱身上樹藏起蹤跡,只待來者靠近便可雷霆一擊。

          隨著腳步聲靠近,鐘妙面上的神色卻漸漸微妙起來。

          不對勁……這群人的修為怎么這樣低?

          正清宗當年圍剿柳岐山時確實用過這樣的手段:逼著修為低的弟子送死,用人命強行扣上個叛道逆徒的污名。

          但修真界的規矩向來是強者為尊,倘若贏了自然怎么說都行,倘若輸了,就像正清宗,只會被人笑上三百年的廢物。

          世家與大宗門向來要臉,應當不會再做出這種蠢事。

          鐘妙心下疑惑,一時暫緩了行動。

          來者又靠近了幾尺。

          鐘妙略略一望,人數足有百余,但修為最高的也不過筑基,且數目極少,剩下的竟多為凡人。

          這種配置就是再疊上一倍人數也無法對鐘妙產生威脅,世家向來視凡人如草芥,絕不可能放出群小魚小蝦試探鐘妙的耐心。

          鐘妙觀望著,卻見人群中走出個頗為面熟的少女。

          是她在拍賣場中見過的侍女——這竟是蜉蝣的人?!

          蜉蝣來這里做什么?!

          這些年鐘妙一直與蜉蝣保持不錯的合作關系,對這個組織多少也算有些了解。

          他們自兩百年前靠情報發家后便一直暗中收攏凡人,有的舉家避難如鄭天河,蜉蝣只是做個善緣,有的無根無萍如拍賣場的孩童,蜉蝣會納入組織加以培養。

          鐘妙自己不求回報,卻從不以此要求他人,只要不做什么傷天害理之事,蜉蝣如何處理是他們內部的事情。

          誰料竟會在此處碰面?

          且來得還不是旁人——【蜉蝣】內部以蟲類取名,這少女代號蜉蝣,正是該組織的實際掌控人。

          她不過筑基后期的修為,跑這里湊什么熱鬧?眼看人群將要進入中心圈子,鐘妙實在沒忍住翻身跳下攔在前頭。

          “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蜉蝣卻是早有預料,她面色不變:“少山君果然在此。少山君為何在此,我們就為何來此?!?

          鐘妙只覺荒謬。

          倘若筑基與元嬰的對比如孩童于成人,那凡人與筑基之間更是隔了天塹。

          鐘妙身為當今世上行走的頂級戰力之一,抵擋獸潮尚需勉力支撐,一群凡人能做什么?給兇獸塞牙縫貼秋膘么?

          下一波兇獸很快就要出現,鐘妙沒時間同他們打機鋒,當即面色一冷:“不論你出于何種目的,休要在此糾纏!這不是凡人能來的地方,速速帶他們離開!”

          蜉蝣舉著袖子捂嘴一笑,看著如仕女一般優雅恬靜,說出的話卻將鐘妙哽得胸悶。

          只聽她啊呀一聲:“少山君說得極是,可惜凡人體弱氣虛,怕是來不及走了?!?

          林中已能聽見兇獸在傳送陣那端躁動的鼻息。

          再過數息,兇獸便會破陣而出。

          此時確實已經來不及了,鐘妙嘴尖牙利了這么些年,頭一回被人氣得發昏。

          “你到底想做什么?!難道你救下這么多性命就是為了此刻叫他們白白赴死?你不明白兇獸是什么東西嗎?!”

          蜉蝣輕輕一笑:“我明白的,少山君,我們都明白。正因如此,我們才非來不可?!?

          她舉手拍擊三聲,方才一直在周圍保持沉默的人群便迅速跑動起來。

          以傳送陣為中心,十人一組定點就位。他們先是從儲物袋取出數十枚黑色機關零件,接著按照一定規律拼接擺放。

          筑基修士上前一步輸入靈氣,幾乎是數息之間,巨大的三層圓環連接成型,將傳送陣圈在中央。

          再一聲擊掌,眾人海潮般退回至鐘妙身邊。

          兇獸就在此時破陣而出。

          鐘妙當即將眾人護在身后,卻聽一陣悶響,那群兇獸竟被最外層的圓環死死限制在內無法再進寸步,一時間踩踏擁擠不斷。

          她自然也想過這樣的法子,但倘若幕后之人見兇獸無法順利放出,怕是會同時激活數個傳送陣,到時候多點開花,豈不麻煩更大?

          鐘妙正要開口與蜉蝣商議,忽然聞見一絲古怪氣味。

          她轉頭望去,只見最內層的圓環竟在此時發出耀眼紅光,三層圓環同時收束塌陷,一聲巨響!

          是機關術!

          當初在丹陽城時,蜉蝣正是用機關術炸開了拍賣場的隕鐵墻。

          兇獸再皮毛堅韌又如何能與隕鐵相比?沒多久便只能在鮮血與哀嚎中相繼倒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