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45章 浩劫退去

          第45章 浩劫退去

          作為祭品的感受比鐘妙預想中好上許多。

          畢竟祭天向來是條不歸路,一旦跳下祭壇就無法回頭,也沒誰能托夢一本《祭天操作指南》供后來人參考。

          鐘妙暗暗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還為這勇氣狠狠夸了自己幾句,不過眼下看來,倒不是太糟。

          沒有疼痛,也沒有灼燒。

          只有溫暖的白光將她包裹,如浪潮漫上沙灘,將貝殼納入懷中。

          鐘妙在光中上升。

          她聽見了一個聲音——

          “你的愿望是什么?”

          這是個好問題。

          鐘妙有過許多愿望。

          想嘗試自己釀一次酒,想在開滿花的樹下睡大覺,想變成小貓咪再去萬獸宗混吃混喝。

          想同朋友看遍四海八荒的美景,想拉著師兄再放一次焰火,想再見一次師父健康的樣子。

          想看顧昭長大。

          但少山君的愿望只有一個。

          “我愿天下再無魔種肆虐,愿世上再無不公,海清河晏,天下太平?!?

          她聽見玉石清脆的碰撞聲,像是有誰在那端撥動算盤,謹慎計算。

          那個聲音又說:“這樣算來……你付出的價值還剩下許多,你可以再想想看?!?

          原來我竟這么值錢?鐘妙被自己冒出的念頭逗笑。

          她之前曾經搜集過許多與祭祀相關的史料,在大部分記載中,神明自帶一種上位者的傲慢,同凡人交易更像是施舍糖塊換取樂趣。

          而在剩下的小部分情況中,獻祭招來的是更為黑暗的邪神,不但無法完成愿望,甚至會在神明的游戲中喪失一切。

          這位倒很與眾不同,不僅沒什么花里胡哨的心思,做起事來還能有商有量。

          周旭說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人生最后一把交易,自然要換得夠本。

          鐘妙一咬牙問道:“倘若我想讓魔神消失呢?不是封印,不是驅逐,直接整個兒消除?!?

          “魔神沒有‘整個兒’的概念,”那個聲音一板一眼糾正她,噼啪又撥了幾下算盤,“讓我看看,這會花費得比較多……”

          鐘妙的心臟劇烈跳動起來。

          她方才提出時并沒抱什么希望,只是本著坐地起價遍地還錢的思路,沒想到就連魔神也能被衡量價值——既然能衡量,那就能置換!

          鐘妙下意識思索起自己還有什么能拿來抵押的東西。

          凡間俗物對神明毫無意義,她能依靠的只有自身。但無論血肉靈骨還是修為道心,都已經在最初的儀式中被放上祭壇。

          想想看!再想想看!她還有什么能拿出來?

          正在此時,那聲音仿佛從什么地方接住了一只飛鳥,鐘妙能聽見它撲騰翅膀的聲音。

          算盤聲終于停了下來。

          “加上這個夠了,還能剩下一點,你有什么別的愿望嗎?”

          邁入元嬰后,修士就不再需要呼吸,鐘妙卻仿佛終于能喘上氣一般從窒息中緩緩放松。

          真好,她竟然能值這么多。

          回望一生,朋友們大多都各有牽掛,就算失去她,慢慢也會在責任下振作。

          雖然還有些擔憂師父師兄,但只要魔修除盡,好好養上些日子,自然就會好起來。

          證道之路走到盡頭,所有應做的都已做了,她從未愧對自己立下的誓言,想必在她走后,人間會變得要好上一些。

          還剩下的這一點,就難得留給自己。

          “我愿……我愿我徒阿昭,平安喜樂,萬事順遂?!?

          交易達成。

          先是血肉,再是靈骨,最后是那顆至純無暇的道心。

          她在白光中融化,像是被托舉在浪尖的泡沫,在陽光下越升越高。

          終于抵達盡頭。

          密林深處。

          蜉蝣正竭力支撐著自己向前爬去,他們已經沒有還能站起的成員,法陣卻還差一個節點沒能完成。

          兇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一開始他們還有余隙用靈氣啟動機關,再接著是靈石,最后連靈石都已用盡,只能拆了不重要的機關填補。

          她的機械臂已在之前的抵抗中拆了大半,只剩最后一塊,倘若不能填上缺口,今日所有人都將命喪于此。

          蜉蝣咬牙撕下最后一塊零件,叼在牙間向前送去,卻被傳送陣啟動的氣浪掀翻。

          來不及了。

          蜉蝣仰望著漆黑天空等待死亡,腦中想起的卻是兩百多年前的那個夜晚。

          在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有人曾緊緊抱著她在黑暗中奔跑,顫抖著聲音向諸天神佛禱告。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