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49章 故人歸

          第49章 故人歸

          鐘妙被他這么一抓,險些當場拔劍。

          顧昭已比從前成長了太多,不僅身量長開,就連周身氣度也與從前不同。

          丹陽城那次,鐘妙也算見過徒弟長大后的模樣,但那時他就算頂著個大人的殼子,看上去還是少年人的青蔥意氣。如今看來卻當真有了些上位者的氣勢,以至于讓鐘妙下意識產生了攻擊反應。

          鐘妙將那股怪異的陌生感壓下去,這才反應過來徒弟說了什么。

          這話……確實有些不大好接。

          蜉蝣連扇子都不搖了,一雙眼睛在他們之間來回打量,漸漸露出些讓鐘妙背后一涼的了然。

          顧昭卻仿佛沒事人一般笑了。

          “對不住,許久不見師尊,難免開個玩笑,”他微微松了力道,手仍然虛虛搭在鐘妙肩頭,“師尊什么時候來的?竟也不同弟子說一聲,實在怠慢?!?

          鐘妙正想逃開這個話題,當即接話道:“這有什么,我這幾日四處行走也見了不少有趣事物,何況你已經是正道魁首,怕是每日都有許多事要做?!?

          顧昭搖搖頭:“師尊這是什么話,做……弟子的,自然要事事以師尊為先?!?

          又低聲道:“倘若師尊不嫌棄的話,不如先暫且去我那兒歇歇腳,也好讓我盡一盡弟子的本分?!?

          鐘妙本就心中有愧,哪里受得住徒弟這么低聲下氣地求,何況還當著別人的面,更顯得可憐了。

          她連聲道:“哪里就至于這樣了,不過是件小事,我同你一道去就是了?!?

          顧昭面上帶了笑,朝蜉蝣輕輕頷首,護著鐘妙登上馬車。

          用的還是鐘妙當年的舊物。

          鐘妙有百年未曾見過自己這輛老伙計,上了車也頗感唏噓,她見顧昭正對著傳訊玉符發消息,猜測徒弟多半有許多事要忙,想著先自己倒盞茶喝,伸手摸了半天卻也沒找到打開暗格的機關。

          一只手越過她的肩頭摁在車壁。

          鐘妙下意識按劍轉頭。

          顧昭恍若未覺,伸手在機關上撥弄兩聲將暗格打開取出茶盞,這才側頭看來。

          他面上露出些了然:“抱歉,是弟子冒犯了?!闭f罷規規矩矩坐回鐘妙身側,專心為她煮起茶來。

          百年前顧昭還是個半大小伙子,坐在鐘妙身側剛剛好。如今他已經是個成人,當年的位置自然就有些不夠用。

          鐘妙看他局局促促地坐著,倒像是硬要將自己塞進去似的,一時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悵然。

          她托著腮看顧昭煮茶。

          從前她就知道自己這個徒弟生得極好,如今長開了,越發顯得俊美無儔,只是習慣性微皺著眉,叫一身黑袍襯得如霜似雪。

          鐘妙伸出食指輕輕點在他眉心:“年紀輕輕,總愛皺眉做什么?!?

          顧昭抬眼看她,眉眼彎彎:“是,師尊教訓得是,”他軟下語氣,“以后不會了,只要能見到師尊,弟子每日心里都是歡喜的?!?

          鐘妙失笑:“油嘴滑舌,你從哪學來的這套?難怪我方才聽到那樣離譜的流言,頂著這么張臉,又要這樣說話,如何不叫人誤會?!?

          顧昭細細將茶沏出來呈給鐘妙,這才低聲道:“不是誤會?!?

          “我不同旁人這么說話,也確實有個極愛重的意中人,”他極快地在鐘妙面上掃了一眼,“不能算……流言?!?

          鐘妙聽他這么一說,心里那點好不容易忽略掉的糾結又翻了上來。

          當初用成親的法子哄了徒弟喝酒確實是她缺德,但那也是情況緊急,何況她想著,左右自己都要死了,就難得出格這么一次也沒什么。

          但如今既然又回來了,有些事情就不得不再次放在案頭。

          她無意識地敲起杯沿,顧昭眼神一動,笑道:“不過這也只是弟子自己的事,實在不值得師尊上心,比起這個,再過些日子就是弟子的繼位大典,不知師尊有沒有空賞光?!?

          鐘妙被他一打岔,也忘了方才自己在想什么。

          “怎么會沒空呢?你是為師唯一的弟子,自然要去,”她想了片刻,笑道,“只是我還得同你師祖他們通個消息,免得到時候將他們嚇著?!?

          顧昭自然早有準備,他點頭道:“弟子省得的,師祖同陸坊主那兒自會發去消息,師尊實在不必操勞這些小事?!?

          馬車穩穩停在一座極恢弘的大殿門口。

          鐘妙正要探頭出去,就見顧昭向外拋出塊令牌,再一轉眼,已經進入一處小院。

          顧昭這才放下梯子扶她下來。

          鐘妙哪里要他這樣小心,一時間哭笑不得:“為師如何就到了需要人扶的年紀,你也太小心了些?!?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