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50章 夢魘

          第50章 夢魘

          到了夜間,顧昭仍像從前那樣歇在鐘妙隔壁。

          這處院子的主屋等了許多年才等到主人,顧昭聽著外頭動靜小了,自己卻無論如何無法安眠。

          但他今日已說了很不恰當的話,倘若再做些什么,恐怕要叫師尊看出端倪。

          顧昭伸手摸到玉壺,卻到底不敢當著鐘妙的面喝酒,只好深吸氣強行躺下入睡。

          而另一邊,鐘妙正緩緩沉入識海之中。

          她雖已晉升高階神明百年,但對于伴生世界仍是一知半解。神明不像修士擁有血親或傳承,晉級的道路只能靠自己探索。

          在鐘妙的識海中,整個世界微縮為一張地圖。

          她的目光自中州上方掠過,有廟宇所在的區域會標記為金色,有妖族所在的地區是綠色,還未探索過的地區則是淺藍,而所有的色彩中,星星點點的黑色霧氣格外礙眼。

          雖說仙盟這些年費了不少力氣清繳魔修,但魔修這玩意屬耗子,修為或許不行,滿地打洞暗中行事倒很擅長。鐘妙略略一掃就望見幾處魔修窩點。

          但凡有窩點在的地塊,地圖都被染成了難看的灰。鐘妙這等霸道性子何時忍得下他人染指自己的地盤?何況還是這么群丑東西。

          她默默記下幾個離得較近的地點,打算過幾日休整好了就前去找人麻煩。

          才記到一半,鐘妙忽然神識一動——似乎有誰正在喊她?

          為了避免再次受到精神攻擊,她一早就屏蔽了世人對“鐘妙”的稱頌,唯有極少幾個人能真正使她產生感應。

          鐘妙退出識海伸手一點,一道金線自空中浮現,而另一端正好隱沒在墻邊。

          是顧昭在喊她?

          鐘妙了解自己的徒弟,顧昭平日最是溫和守禮,絕不會這樣疾呼師父的名諱,怕是出了什么事。

          她敲了敲門,見毫無反應,干脆牽著金線推門進去

          顧昭正深陷噩夢無法脫身。

          他白天才套了鐘妙的話,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到了晚上,竟又在夢中回到百年前的西荒。

          那是一個很好的春夜。

          舞蹈、人群、集市上閃爍的燈火、明月當空以及……比月色更美的笑容。

          她不過朝他微微一笑,他的心臟就恨不得撞碎肋骨落入她手里。

          與她在夢中看遍江南的煙雨與桃花,卻只能在最后一刻狼狽醒來。

          他望著她,惶然而絕望,想要印證一個可能。

          但她只是含笑搖頭。

          ‘倒不知道你這么粘人,做個夢還要硬編出理由拉著為師做鄰居?!?

          撒謊!

          ‘我么?記不清了,似乎是做了正道魁首,總之是個好夢?!?

          騙子!

          ‘那就成親吧?!?

          他明明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卻只能眼看著夢中的自己一口飲下。

          他望著鐘妙在那瞬間觸發杯上的傳送陣,望著鐘妙將他拎上塌,望著她摘下儲物袋與戒指,接著將一切留在身后。

          她甚至連唇也不曾沾濕。

          不要走!留下來!不要拋下我!

          鐘妙剛推開門就被滿室暴戾的靈氣糊了一臉。

          也不知這倒霉孩子做什么夢,都是元嬰后期的修士了,竟然還能嚇成這樣。

          好不容易靠近暴風眼,就見顧昭縮在床上發抖。

          分明是個高大的成人,非要擠進小床里,手中還緊緊抱著個布老虎,看著又好笑又可憐。

          鐘妙俯下身正想輸些靈氣安撫一二,卻見顧昭忽然睜開了眼,一把抓住她手腕向前一帶。

          他用的力氣極大,眼神又兇得很。鐘妙本就還沒怎么適應成年后的徒弟,當即被他抓出火氣,下意識一掌劈了回去。

          她的準頭和力道自然是好的,奈何如今只有金丹修為,不僅沒制住這小子,反而叫顧昭又鉗住只手抱了個死緊。

          他手中力氣不小,語氣也霸道得很:“師尊這是要去哪?不許師尊走!”

          到底是自己徒弟,鐘妙總不能拿天雷劈他,只好默默翻了個白眼。

          顧昭見她不說話,語氣又可憐起來,抓著她的手往臉上放,一面說道:“師尊打我吧,是我不好,師尊別不要我?!?

          他本就生得好,仰頭望來時一雙鴉羽般漆黑的長睫微微顫抖著,仿佛是鐘妙叫他受了什么極大的委屈似的。

          一別百年,難道年紀是白長的不成?怎么還玩這套小孩子把戲?

          偏偏鐘妙最吃這套。

          她嘆了口氣,想著這孩子多半被魘傻了,興許點上燈有了光亮會好些。

          鐘妙正要抬手掐訣,顧昭卻不知怎么又不安起來,他兩只手抱著不好松開,干脆用下巴使勁將她的手摁住。

          “……我只是想點個燈?!?

          “不要燈!師尊就是我的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