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51章 神魂分裂

          第51章 神魂分裂

          鐘妙問得云淡風輕,顧昭的背后卻瞬時間起了層冷汗。

          他端出個笑:“弟子駑鈍,似乎有些不大明白師尊的意思?!?

          鐘妙卻并不打算讓他這么糊弄過去。

          “你的神魂根基處生了裂痕,且看情況已有多時,難道你自己反而并不知情么?”

          雖說顧昭如今也算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自覺受了頗多歷練,但當真被鐘妙冷下臉這么一看,他幾乎本能地產生了心慌。

          “弟子明白師尊好意,只是這確實算不上什么大事……”

          鐘妙卻不聽他狡辯。

          她雖然修為折損,于神魂一道卻比百年前強多了。只是在顧昭肩頭微微一拍,卻叫他瞬間陷入天地顛倒的恍惚。

          這恍惚足足持續了半息。

          到了元嬰的層次,生死勝負往往只在一瞬間。

          顧昭今日能被她利用神魂裂痕打出眩暈,他日就有可能在對戰中被他人抓住破綻。

          “你現在只是元嬰,才會覺得勉強能過得去,再往上走到了化神,這道縫隙說不準就能要了你的命?!?

          鐘妙皺眉:“倘若你不想在晉階時將神魂徹底撕裂為兩半,現在就應當好好修補?!?

          顧昭避開了她的注視。

          “弟子這幾日會向醫修打聽看看的?!?

          鐘妙將他自小養大,哪里會看不出他只是在推諉,當即沉下臉色:“你自小行事謹慎,怎么到了這件事上反而糊涂起來?”

          顧昭本就心中煩亂,被她步步緊逼更是倍感難堪。

          他本以為自己這百年來四處征戰,又做到了正道魁首,人人都稱他青年才俊,他便能在師尊面前做個成熟穩重的男子。

          但誰知第一天便將這樣一件事抖落在鐘妙眼前?

          他不是不明白鐘妙的擔憂,更清楚師尊向來關心自己甚多。但越是如此,越是不斷提醒著他們之間的差距。

          到底要如何才能讓師尊明白?他已經是個壯年男子了!

          約莫是鐘妙昨日為他誦經的原由,顧昭難得保留些關于夜間的記憶——但這并不能使他感到安慰。

          一個百多歲的元嬰,放在尋常宗門早能當個長老,他卻只知道在師尊懷中做小兒態!

          簡直!簡直??!

          顧昭別過頭不說話,鐘妙見他這樣沮喪,一時間也不知說些什么好。

          就在這時,一只紙鶴落在小院外,輕輕用喙啄了啄門。

          兩人均是松了口氣。

          顧昭抬手接過紙鶴,一目十行看完,轉身對鐘妙行禮告退:“是長老院發來的消息,許是有什么異動,弟子先去看看?!?

          鐘妙望著他逃也似地離開,心沉沉墜下。

          神魂分裂不是小事,不少才驚艷絕的修士就是敗在這一關。

          修士若是受了極大的打擊或產生極深的執念,又強行壓制不外露,便容易導致神魂分裂。

          天賦平平的能在漫長時光中慢慢放下,天賦卓絕的卻沒有那么多時間。

          他們修行的速度太快,而倘若到了元嬰后期還未將神魂修復,極有可能在進階中分裂出兩個完全相反的個體。

          然而規則只會容許存在一個。

          到了那一日,強行融合也不過勉強遮掩縫隙,選擇將其中一個自己殺死更會導致境界大跌。

          她從前只在野史中看過一二記錄,從未想到有朝一日會面對這樣的難題。

          鐘妙自己向來是個直爽性子,就是有什么不痛快的也當場報了,然而顧昭卻是個心思深的,恐怕沒那么容易解決。

          鐘妙心中憂慮,想想還是決定先同陸和鈴發個消息。

          她來凡間也有那么十來天,卻一直別扭著沒同往日舊友聯系,實在很不應該。

          雖然昨日顧昭已答應送去消息,但也許是紙鶴的速度太慢,到現在也沒聽到什么回音。

          鐘妙一向是個極樂觀的人,卻難免產生些極可怕的想象。

          為了避免再被和鈴念上百年,鐘妙掏出通訊玉符,掐訣點亮。

          顧昭匆匆行走在大殿內。

          自百年前鐘妙離去,顧昭一直暗中保持著對中州各處祭壇的緊密觀測。

          他本是抱著些微弱的期望,想著或許某一日能夠在其中找到鐘妙的痕跡。如今鐘妙回來了,駐守觀望祭壇的下屬也給他帶來了好大一個“驚喜”。

          這些年鐘山鎮守了通向魔界的唯一道路,按理來說只要中州這邊不斷使力,魔修的數目應當逐日下跌才對。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