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65章 第65章

          第65章 第65章

          師徒二人當日折返中州。

          謀逆之事牽扯甚大,他們作為修士實在不適宜牽扯到后續的腥風血雨,尤其以顧昭正道魁首的身份,還是早早避開為妙。

          趕到妙音坊,遠遠的卻望見數艘掛了家旗的云船停在港口。

          云船與其他船舶不同,乃是當年世家鼎盛時特意研究出的玩意。

          既不追求速度,也不追求負載,耗費靈石甚巨,唯一特色是行動間有層層云霧纏繞船身。

          從前有不少世家子弟愛用云船彰顯自己視靈石如糞土的氣度,自百年前那場禍事之后,還能用得起的少之又少。

          自上次不慎被賊人潛入,妙音坊閉市已有五日,也不知是哪家沒眼色的挑了這個日子來拜訪。

          鐘妙正心下猶疑,忽聞砰砰幾聲悶響,從妙音坊內丟出兩個人來。

          其中一個是中年男子,跌在地上怒斥:“有辱斯文!有辱斯文!王家竟出了你這樣的逆女!”

          另一個管家似的人物扶他起來:“老爺不必置氣,想來小姐只是自小不養在您身邊失了親近,再多相處相處便好了?!?

          中年男子揪著胸口氣得發抖:“我如何不與她親近?哪有父親帶禮物來見女兒的道理?我已做到這個地步,她還要如何?”

          又是砰砰兩聲,門內緊跟著砸出兩件禮盒,蘇荷站在門口冷聲道:“勞煩兩位特特來看我們坊主,只是妙音坊已閉市,還請以后看好時辰再來?!?

          話一說完,門就摔上了。

          中年男子踉踉蹌蹌從地上起來,一甩袖道:“你們要如何我是不管了!此處我不會再來!”

          那管家拍著他,語調柔和:“老爺這就說笑了,您當真能不管么?”

          兩人對視一眼,到底還是攙扶著一瘸一拐回了船上。

          鐘妙從前對妙音坊的舊事也算有些耳聞,聽完這段對話,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病人耽誤不得,她搖搖頭,輕輕敲響暗門。

          蘇荷正守在門后等她。

          鐘妙認識她數百年,作為妙音坊大管事,蘇荷生就一副八風不動的好定性,今天卻難得有些面色發紅,顯然是氣得狠了。

          兩人一道行至書房門外,蘇荷低聲道:“小姐今日心里恐怕積著氣,您看看……?”

          鐘妙點點頭,門敲了三下,屋內傳來一聲“請進”。

          推門而入,就見陸和鈴端坐書桌旁,面上看不出什么怒意,見鐘妙進來還微微笑了笑:“如何?凡間界這些年變化甚大吧?”

          鐘妙嗯了一聲,徑直走到她面前拉開椅子坐下。

          陸和鈴哪里會察覺不出她的心思,揉揉眉心笑道:“是方才蘇荷同你說了什么?這丫頭自小就愛亂操心,沒什么大不了的?!?

          鐘妙干脆趴在桌上看她。

          陸和鈴垂眸批了兩頁玉符,放下筆嘆口氣:“好吧,就你難纏!我是有些生氣,你從前應當也聽過一些……他今日帶了烏衣草來,說雖然這些年都不大與他親近,但只要迷途知返,還是愿意將東西給我,呵,說出來真丟人?!?

          鐘妙微微皺眉。

          “左右不過是認祖歸宗或是與王家結親那兩套,你放心,我沒答應?!?

          鐘妙松了口氣,從袋中取出玉盒。

          “是烏衣草,我已從凡間界帶來了?!?

          烏衣草自古難得,想治好這批暗探卻需十株以上。

          陸和鈴并不抱什么希望,仍是笑道:“真不錯!我們妙妙果然運氣好,你得了幾株?”

          鐘妙揭開蓋子,竟是滿滿一盒。

          又過了一日。

          坊內所有空置的院子一夜間緊急改作丹房,旗下醫修全數接到命令前來制藥。

          每個醫修拿到的方子都不同,有些是通筋脈的,有些是穩氣血的,更多的是各類定神魂的丹藥。

          如今主家等著丹藥急用,做下屬的自然不敢怠慢,一時間方圓十里都氤氳著藥香。

          為避免被外人探測消息,所有煉制后留下的藥渣都需用靈火燒為灰燼。

          這天晚上當值的是兩個十來歲的小姑娘。

          兩人都是自小被撿回妙音坊撫養,因此能得到這樣重要的委派。

          兩個小姑娘抬著大盆向灶上走,行至一半,梳雙丫簪的那個忽然捂著肚子叫喚起來。

          “真見鬼!”她抱怨,“都說了晚上不應當吃牛乳,你非纏著我要吃!這下好了,我肚子疼起來了!”

          另一個小姑娘卻是個好脾氣,被罵了也不惱,低聲哄她:“那你要不要去歇歇?我一個人端著送去也行?!?

          雙丫簪哼了一聲:“別當我不知道,一會兒你又好向管事賣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