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67章 第67章

          第67章 第67章

          這罪名聽起來倒還真有些可怕。

          鐘妙不置可否點點頭,拎著斗篷繼續往回走。

          顧昭見師尊面上毫無驚詫之色,就知她早已料到此事。

          師尊向來是明察秋毫,但當真就這么被她忽略過去,顧昭心里又有些酸溜溜的不甘,慢吞吞跟在后頭,說:“謝家恐怕還記著當年的仇,嚷嚷著非要將弟子捉去下獄?!?

          鐘妙嗤笑:“做他的春秋大夢,謝家還當自己是從前呢?”

          為表公正,長老院需一半以上票數才能通過議案。鼎盛時期的謝家或許當真能制造些麻煩,但到了今天,不過是沒了牙的老狗在狂吠。

          她并不把這當一回事,心里還惦記著今日抓到的人傀——她從前好像在哪里見過這種東西,都是一樣的無知無覺,又呆又蠢,似乎,似乎被稱為蠱?

          鐘妙正細細琢磨著,忽然被人從后頭牽住了袖子。

          回頭一望,就見顧昭拽著她,表情倒還是正道魁首的端莊,嘴角卻開始下撇:“師尊好像并不怎么擔心?!?

          擔心什么?擔心你屬下連夜切斷謝家商路?還是擔心你屬下當晚就給長老下毒?

          倒不是說顧昭藏得不好,他在鐘妙面前向來是個小乖乖,成天師尊長師尊短,動不動就用一雙黑汪汪的眼睛瞧著她無聲撒嬌。

          可惜蜉蝣在拱火這件事上的熱情向來旺盛,鐘妙只是隨口一問,第二日就收到顧昭百年間的所有情報,如今正當每日睡前讀物看呢。

          她也不揭破,故意說:“無它,唯手熟耳。左右就那么些套路,為師當年也是長老院的???,進進出出這么些年,不還是一條好漢?就當是增加些閱歷,不慌啊,里頭沒耗子的?!?

          顧昭的嘴角這下是真的耷拉下來了。

          他也不說什么,悶頭走上前將捆著人的斗篷接過來,一副“我好難過但我乖我不說”的委屈樣。

          鐘妙從前只喜歡看他少年得志的笑容,如今卻覺得顧昭生悶氣的樣子也怪可愛。

          她這人天生一副焉壞的性子,把人逗狠了才想起來要哄,跟在后頭走了幾步,又慢悠悠道:“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我如何舍得你去那種地方?他們要是當真敢來,為師一定通通打出門去!”

          顧昭還在心里傷春悲秋地扯花瓣,聽她這么一說,心情又明媚起來。

          “怎么敢勞煩師尊?若是讓這些人叨嘮了師尊的清靜,那弟子也太無能了些?!?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