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不怪楚青一驚一乍,實在是他一見顧昭就心頭發梗。

          仙盟、巡查使、暗探……凡是與這家伙沾邊的都是些麻煩東西,楚青活了數百年,頭一回被人煩到這個地步。

          在他們那個年代,中州還處于最純粹的叢林法則:誰的修為高,誰的手段狠,誰就能在這片大陸上暢通無阻。

          從小生長在這樣的環境,自然習慣了凡事用拳頭解決,譬如鐘妙踐行以殺止殺,又譬如楚青享受肆意而為。

          誰料按這套游戲規則玩了千百年,冷不丁冒出個仙盟,上來就要求大家伙兒和和氣氣講話,不要動輒打打殺殺。

          傳訊的紙鳶飛到南疆,楚青聽都懶得聽完,一指點成了灰燼。

          那是鐘妙祭天的第二十年春。

          楚青守著一地窖的斷腸酒,忽然意識到某個人大概是真的不會再來了。

          世人皆稱蠱君生性乖張,在他看來,世上卻再沒有比鐘妙更狂妄的修士。

          千百年來難道就她長了眼睛?誰不知世人皆苦?偏生她敢發道心護衛蒼生。

          說她蠢吧,蠢人如何做得了育賢堂魁首?說她聰明——都這個年代了,哪個聰明人還會搞以身殉道那一套?

          早先護符不亮時他就有些預感,如今不過是終于得到確切答案。

          楚青從一開始就預感這家伙早晚要把自己小命玩丟,而這一天當真到來時,他心中像是了結一個懸念,又像是落下另一個重擔。

          斷腸酒釀得辛苦,他不想白白浪費,干脆下山配些菜下酒,忽然聽見有人在一旁議論著新起的雕像。

          一個說:“我瞧那雕像看著甚美,也不知生前是怎樣的妙人?!?

          另一個說:“朱兄當真沒有眼光,這種板正的女修就如木頭一般,還是小弟今晚帶你去城里瞧瞧!”

          那人嘿嘿兩聲正說著“板正自然有板正的趣味”,就見面前停下個人。

          是位黑袍白發的男修,嗓音輕柔如毒蛇吐信。

          “你眼光實在很差,這副招子就不必留了,”他笑,“本君覺得你也很有趣味,不如來做個游戲?”

          那兩人說的話他不喜歡,連帶著慘叫的聲音也無法讓他愉悅,楚青自覺無趣,抬手就要拍碎兩人天靈蓋,耳邊卻不知怎么聽見那家伙的嘆息。

          ‘你好歹也警醒著些,天雷當真是那么好挨的么?’

          煩人!討厭!沒完沒了!

          楚青下酒菜也沒買就回了山,正窩在酒窖內醉得不知今夕何夕,就被人找上了門。

          講話倒是客氣,說先前有一樁命案與他似乎有些關系,因此過來了解一二。

          他自然沒搭理,一揮袖子就想將人掃出去喂蛇。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