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0章 第70章

          第70章 第70章

          他的眼睛黑得像某種昆蟲的甲殼。

          明明是笑著,望向她時卻帶了潮濕的霧氣。

          “敢做怎么不敢認呢?真沒用。怕得要命,寧愿讓我出來見您,那可真是打錯了主意,”顧昭笑盈盈的,“您不知道吧?這百年間他可做了不少好事,唔,也有我同他一塊兒做的,但總歸是這雙手做的?!?

          他面上露出些掙扎的神色,顧昭不耐煩地一甩頭,強行將本體意識壓制下去。

          “我是,蜉蝣是,妖王是,連著楚師叔也是,”他用側臉摩挲著鐘妙的掌心,神色眷戀,“師尊為什么總會招惹我們這種人?難道師尊當真分辨不出毒蛇么?”

          鐘妙動動手指,被顧昭一口咬住手腕。

          他下口時神情極為惱怒,像是要一下就要讓她見血,真咬上了卻又只是輕輕叼著,倒和自己生起氣來。

          “我真恨我自己,師尊,我總是這樣沒用,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叫您瞧見,怕得發瘋?!?

          他望著鐘妙。

          “我與那些人當真有什么不同么,師尊?是不是無論是誰都一樣?無論誰您都會愛他?我到底又算什么?”

          顧昭面上的神色越發掙扎。

          他答應鐘妙的事從來會做到,這些日子漸漸恢復了正常作息,連著神魂切換也變得規律。

          深夜一向是分神的主場,但他今日說得實在太過,以至本該沉睡的本體正拼命沖擊著屏障要將分神壓制回去。

          顧昭冷笑一聲,忍著劇痛在神識中狠狠撞開本體。

          他們還沒走到徹底分裂的一步,卻已經在意識深處廝殺了無數回。

          鐘妙皺眉看著顧昭越發震蕩的神魂,捏著他后頸將人拽進懷里,一手牢牢摁在他背心輸入愿力。

          “凝神,不許胡鬧?!?

          顧昭最恨的就是她這幅口吻。

          就像是他永遠只是需要被管教的孩童,永遠在胡鬧,永遠在添麻煩令人操心。

          分神本就是顧昭最偏激的一面所化,越是被教訓,越生出股破罐子破摔的狂氣,當即掙扎起來。

          “我非要胡鬧!您打我好了!憑什么您總不正眼看我!我愛慕您有這么可笑嗎?”

          鐘妙難道又是什么好性子?

          作為師尊她自然溫溫和和,但既然要做她的追求者,就必然會直面她的火爆性情。

          縫合神魂本就是個精密活,這小子還一直鬧騰,一連失手三次,鐘妙的火氣直往上竄。

          她嘖了一聲,摁在顧昭后頸的手掌上移,一指點在他耳后印記。

          顧昭還想再喊幾句,最好喊得師尊心生厭煩將他殺了算了,免得總叫他生出種種可悲妄念。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