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2章 第72章

          第72章 第72章

          縣令聽她這么一說,也覺得有些道理。

          左右一時掰扯不清,不如親自去瞧瞧。若是待了一晚卻不曾聽見聲音,那就證實了小吏確實在撒謊,若是真的聽見什么聲音——那多半是什么人在暗中作祟,更應該抓出來整治整治。

          鐘妙雖然存了捉弄縣令的心思,卻并不想令他驚嚇過度鬧出人命官司,何況她也想見見這個能收容星辰碎片的精怪長什么模樣,干脆自請一同前往。

          當天夜里,三人來到一處破廟。

          在小吏口中,這酒葫蘆通常會在亥時出現?,F下時候尚早,縣令抱著卷宗在燈下研讀,師徒二人則坐在門外守著,免得剛放下的美酒叫別的什么動物撞翻。

          許是因為這幾日沒什么旁人礙眼,顧昭的狀況穩定了許多。

          分神今日倒挺乖,將頭靠在一邊手臂上望著鐘妙發呆,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勾著她的頭發。

          只要顧昭好好的別沒事自己折騰自己,鐘妙對他向來很縱容,因此只抬眼瞧了瞧,繼續埋頭去讀玉符上的情報。

          顧昭本來沒什么想法,被她瞧了一眼又不老實起來,心中暗戳戳計較到底是誰發來的消息,竟勾得師尊這樣專心。

          與本體不同,分神若是覺得心里不舒坦了,當即就要表現出來。

          顧昭湊過去靠在鐘妙肩頭:“師尊是在看誰的消息?怎么不看看旁邊的阿昭?”

          鐘妙被他靠住時微微一愣,不動聲色地將玉符熄滅,轉頭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這么愛撒嬌?不是誰的消息,不看了。我們阿昭有什么想同我講的?”

          顧昭眼神微暗。

          他方才雖然只是不經意的一瞥,卻也瞧見玉符上蜉蝣的紋章。師尊最近在托蜉蝣查什么東西?為什么不能叫他知道?

          他心思幾轉,決定晚些時候去問問蜉蝣,口中只抱怨著:“師尊最近在忙些什么?怎么也不告訴我,弟子養了這樣多的人手難道還不夠師尊用的嗎?”

          鐘妙彈了他鼻尖一下:“拈酸吃醋,知道你能干,走吧,去問問那縣令的情況?!?

          縣令已讀完卷宗,想著自己獨在異鄉又身陷困境,又瞧見這師徒二人有說有笑地走進來,更是忍不住長吁短嘆。

          對于鐘妙而言,博取他人信任實在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她給自己編造了個捕快身份,很快就同縣令聊開。

          半真半假地講了些游歷見聞,卻聽縣令輕輕嘆了口氣。

          “愚兄曾有個不錯的朋友,也很愛聽這些傳聞,可惜他今日不在?!?

          他說完也自覺失言,干脆將話題轉回,說起央朝的近況。

          隨著這些年不斷有修士前來,央朝逐漸形成了一套獨特的生態,與從前的看天吃飯不同,如今無論是農業還是建造都更依賴修士的力量。

          譬如干旱少雨,從前只能眼看著土地干裂,現在卻能請修士畫符降水。若是修筑城墻,從前必須得征召徭役辛勞數月,但換了修士只需短短數息便能建成。

          從前判定一個城鎮是否繁華的標準是人口與稅收,但一百年后的今天,已經變成了供養修士的多少。

          縣令憂心忡忡:“愚兄這幾日去田間詢問,許多農夫連節氣都不能分辨清楚,倘若時候再長一些,豈不是連如何耕種都要忘了?”

          何況修士與凡人的力量差距過大,說句大不敬的,當今在時或許還能壓制一二,但若是當今不在了呢?

          天下未必只有他一人意識到問題所在,但凡人所活不過百年,有幾個能放著這樣好的捷徑不走,逆大勢而行為數百年后的可能操心。

          鐘妙聽他說完,心中也是微微一沉。

          沉默中,卻聽窗外一聲脆響,倒像是說書先生拍案臺似的。

          “今日美酒甚好,不知諸位聽眾老爺又想聽些什么?”

          鐘妙抬手示意縣令稍安勿躁,問道:“不如就講講你是從哪兒知道這樣多的故事?”

          不等它拒絕,又從袖中取出瓶酒順著窗框滾出去。

          為了應付今晚的情況,鐘妙直接將顧昭用來裝酒的儲物袋取了過來,里頭都是些陳年佳釀,那酒葫蘆這樣愛酒,想來能賄賂一二。

          果然,窗外沒忍住咕嚕嚕喝了兩口,沉吟片刻,到底還是開口:“好吧,既然你獻上這樣好的美酒,我倒不是不能告訴你?!?

          “我原先是個書生,本該苦讀經書博取功名,直到有一日城中來了個道人,同我講了許多外頭的故事,才知道天地竟有這般寬廣?!?

          他本就無父母管束,不過頭腦聰明,這才順水推舟一般讀了下來。心一旦野了,如何還能關在小小方寸之地?

          “我賣去祖產四處游歷,見山河大川與各地民俗,早已得償所愿。唯有一位友人,早年氣我離經叛道斷了消息,心中實在遺憾。除去他,世上也不會再有人記得我?!?

          縣令原本被鐘妙攔下還有些不滿,隨著精怪的講述,神色卻微微變成了一種不安,聽到此處更是難掩心急,竟然幾步沖上前去,一把掀開了窗戶。

          酒葫蘆驚道:“你這人實在好不講規矩!都說了不許將窗戶掀開,罷了,看在你今日拿了好酒的份上……”

          它正想跳下窗臺離場,卻被縣令一把抓在手里。

          “你這精怪到底從哪偷來的故事?!那個書生如今又在何處?”

          酒葫蘆被他搖晃得想吐,分辯道:“什么偷不偷?這就是我自己的故事,你這人怎么如此霸道!”

          縣令更是勃然大怒:“你休得蒙騙本官!還在這里狡辯!你一個酒葫蘆,如何做得了書生?又靠什么走的四方?”

          酒葫蘆哎呀哎呀地叫起來,忽然周身冒出一團云霧,縣令手中一空,就這么讓它逃了。

          第二日,縣衙頒發新令,竟是召集道人前來捉妖。

          那酒葫蘆在容城待了大半年也不曾害過什么人,不過是講講故事換口酒喝,何苦非要將它捉走?

          有幾個心軟的一連幾天守到亥時,對著酒葫蘆曾經出現過的窗臺小聲叮囑它避避風頭。

          一連過了數日,酒葫蘆都不曾出現,容城人偷偷松了口氣,縣衙卻催促得一日比一日急迫。

          在這風雨欲來中,師徒二人租了處小院住下。

          那日帶著酒葫蘆消失的云霧正是星辰碎片所化,鐘妙尊重交易規則,既然酒葫蘆還未達成心愿,她可以再等一等。

          顧昭近百年來少有停下的時候,鐘妙更是沒享受過幾日安穩生活。

          兩人難得有機會好好相處,白日四處游蕩賞景,到了晚上就在院子里乘涼,數著星星說些無用廢話。

          這天夜里,鐘妙正靠在椅背望著顧昭替她剝靈果,就見他忽然眼睫微動露出些煩躁神色。

          鐘妙一看他這樣子就知道是有公務來了,輕輕踢了踢他小腿:“要忙就去忙,不缺這么點時候?!?

          顧昭悶悶應了一聲進房間,鐘妙翻了個身,倒想起一百年前那場帝流漿幻夢。

          或許和鈴說得不錯,她觀察別人堪稱細致入微,體會自己的心思時卻有些身在此山中。

          活了數百年,被層層重擔壓得分不出一丁點心思給自己,也就那場幻夢中能短暫遺忘現實,難得嘗了嘗情愛滋味。

          顧昭嘛也是個傻的,被她哄了一次就覺得次次是假話。

          卻不想想在那樣一場夢境中,若是沒有真心,鐘妙哪有半點必要拿這樣的事哄他開心?

          只是她做慣了師尊,一時難以將思路扭轉過來,譬如此時,比起疑惑顧昭最近到底在偷摸摸瞞著她做些什么,鐘妙更擔心這小子又胡思亂想撞進溝里折騰出一身傷。

          她在腦海中數了數剩下的碎片數量,又同和鈴聊了幾句中州局勢,忽然感應到山君廟中傳來動靜。

          鐘妙側耳聽了片刻,面上露出些促狹笑意。

          顧昭正巧從房間出來,鐘妙招手喊他:“來!我知道那酒葫蘆在哪了?!?

          這幾日為了追捕酒葫蘆,容城內鬧得十分厲害,一片混亂之中,誰成想事件的主角竟會藏進這種地方?

          難不成它也聽過什么“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鐘妙敲了敲山君廟的貢臺。

          “你巴巴地將本君喊出來,怎么又躲著不說話?”

          貢臺下的流蘇顫抖片刻,試探著冒出了個葫蘆蓋。

          “是山君來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