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3章 第73章

          第73章 第73章

          顧昭盯著這行字渾身發冷。

          他第一反應就想刪除消息,手指停在玉符上方多時,到底還是什么也沒做。

          鐘妙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發現還在室外,拽著他衣襟喊他:“阿昭?”

          顧昭回過神,收起玉符抱著她送回房內。

          鐘妙一沾床就睡得昏天黑地,顧昭站在床邊伸手虛空描繪著她的睡顏。

          他不知道師尊究竟從蜉蝣那里查到了多少,也不知道師尊如今對他抱有何種看法,更沒有膽量直接去問。

          若換做現在的顧昭,自然有把握將事情做得隱秘,可惜那時他太急迫也太絕望,因此抓住一丁點機會就敢全局下注。

          ……才會做下那種糊涂事。

          顧昭的勢力在發展早期本就與蜉蝣牽扯甚深,以她的能耐,查清這件事不過是時間問題。

          望著鐘妙微微含笑的,似乎永遠毫無陰霾的臉,顧昭難得產生了些羨慕。

          如果是師尊,想來不會有這樣的憂慮吧。

          他習慣了凡事向壞處想,這件事他自知做得極錯,就算他今日能將消息刪除,蜉蝣照樣有無數種法子叫師尊知道。

          何況暗處還藏著什么人要拿這件事做把柄……

          事到如今,顧昭卻生出一種意外的冷靜。

          有資格得知此事的人不多,而能以他的行動推測出目的的更少,他本已決定將往事徹底掩埋,可惜事不遂人愿。既然如此,倒不如趁機做局將人挖出來處置了。

          此時中州局勢混亂,無論是推進下一步清除計劃,還是趁火打劫奪取更多商路,顧昭都有足夠的理由暫時離開。

          只要他沒有被師尊抓住當面對質,最壞的情況就不會發生。

          顧昭在黑暗中久久佇立,終于逼自己下定決心。

          鐘妙翻了個身,手在枕邊摸索著,喊:“阿昭?阿昭去哪了?”

          顧昭下意識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是,師尊,弟子在這里?!?

          鐘妙今日一次找回兩枚星辰碎片,正被力量沖刷得渾身發燙,本想喊徒弟給自己倒碗水喝,一伸手卻摸到個冰冰涼的東西。

          她也不管是什么,左右聞起來有自己的氣味,一使勁就往床上拖。

          顧昭被她拖了個猝不及防。

          十萬大山那次是情況緊急加上分神胡鬧,如今他本體清醒著,怎么好做出這等輕浮舉動冒犯師尊?

          鐘妙拖了一把沒拖動,心里也著急起來,她陷在半夢半醒中不愿醒來,閉著眼到處摸索找好下手的地方。

          顧昭既不敢行孟浪之事,又不敢當真用力推她,反而被鐘妙摸索得耳尖飛紅,加之她一身蠻力,顧昭甚至聽見了法衣撕裂聲。

          混亂之中也不知怎么就被揪住了腰帶,被鐘妙一個翻身拽上去強行摁進懷里。

          鐘妙本就睡得鬢發凌亂,剛剛更是鬧騰得衣襟半開。顧昭看哪也不是,老老實實閉著眼不敢動彈,只把自己當作一根無知無覺的木頭,心中卻沸騰著種種焦灼。

          忽然間,師尊伸手拍了拍他背,又像摸小貓小狗般在他腦后揉了一把。

          顧昭的腦子空白了一瞬,他聽師尊輕輕笑著:“好乖好乖,不許動,睡覺了?!?

          舊日香氣繚繞著他。

          他還有許多事要做,譬如永遠看不完的情報,永遠殺不盡的魔修,永遠斬不斷的陰謀糾纏。

          但只要她伸出手。

          他甘愿作繭自縛。

          第二日鐘妙醒來,就見顧昭呆頭呆腦坐在一旁。

          看著倒是唬人,盯著玉符眉頭緊鎖,像是有什么極緊要的情報。

          可惜鐘妙這么些年早將他的小動作摸了個透徹,一眼就看出這小子在愣神。

          她悄悄湊過去一拍:“想什么呢?昨晚沒睡好嗎?”

          顧昭卻當真被她嚇得一抖。

          他也不看她,垂眼喊了聲“師尊”就想溜。

          鐘妙才不肯這么輕易將他放走,一伸手按在墻上擋住了他的去路。

          她活了這么些年頭一回對人生出友誼之外的心思,一時感到相當新奇。

          反正顧昭早就說了想同她成親,那她順著心意逗弄一二……應該也不能算相當過分吧?

          顧昭心里本就藏了事,剛生出些逃避的想法又被鐘妙強行攔住,一時進退維谷。

          昨晚他被鐘妙當作抱枕牢牢困住,怕推開會將她鬧醒,只好一動不動等她睡熟。

          明明想著等師尊松開一些就迅速起身,自己卻不知怎么也漸漸睡過去了。

          這一覺就睡得快天亮,等他猛然驚醒,匆匆整理衣冠拿玉符留了消息要走,回頭望見師尊蜷縮著睡成一小團,心里又忍不住擔憂。

          她還醉著,若是沒人照顧怎么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