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4章 第74章

          第74章 第74章

          說是前幾日,其實只是昨日。

          一次性吞噬兩枚星辰碎片后,鐘妙再次解鎖出新的權柄。

          從前她只能通過腦海中的地圖粗略瞧瞧情況,若是想了解些具體的細節,還是得親身抵達才行。

          但昨晚過后,世界在她眼前展現出從未想過的全新視角。

          腦海中的山河原野不再只是符號與文字,地圖化為沙盤,只要有信徒存在的地方,鐘妙就能借著信仰之力降下感知。

          信仰越充沛,負擔的神魂之力越強,她能感知到的范圍就越廣泛。

          基礎信仰只能支撐神明的輕輕一瞥,最忠誠深刻的信仰卻能召喚她分神降臨。

          界外荒蕪寂寞,許多神明為了能在小世界多游玩片刻,不惜使出渾身解數引誘信徒。

          可惜小世界天然對界外神明存在排斥,能感應神明的土著實在少之又少。

          就算運氣好碰上那么一兩個,有的沒多時就瘋了,有的雖然活了下來,但世上從不乏天災人禍,一個不當心死了,滿盤心血又要推翻重來。

          鐘妙從未想過發展信徒,下界之后又兢兢業業做了數百年少山君,一心只撲在清繳魔修邪祟上,有時見人為她修筑金身還要出言阻攔。

          誰成想驀然回首,大大小小的山君廟早已在地圖上連成一片,在她的注視中閃爍如汪洋星海。

          好在從前那群守在永恒之海邊上的神明早被鐘妙驅逐出境,否則聽到她這般感慨,怕是要氣得拍地。

          神魂乘風,一夜數萬里。

          鐘妙頭一回以這個方式游歷世間,好奇得不行。她瞧了瞧鐘山,又望了望育賢堂,裹在滄海的波濤間隨浪花游蕩,最終不知怎么落入一道極深的縫隙。

          縫隙中有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鐘妙剛想湊近瞧瞧,就因驟降的信仰之力失去了半邊視野。

          她倒是想掙扎掙扎,奈何這鬼地方荒蕪得連只鳥都沒有,就算鐘妙有百般能耐也沒法兒憑空生出信仰,沒多時就力量告竭被強行踢了出來。

          退出神魂離體狀態的前一秒,鐘妙使勁抬頭向內看,隱隱只望見了朵蓮花的形狀。

          鐘妙自然不可能向顧昭坦白說自己昨晚去萬里之外找到個好東西,干脆將日期說得模糊一些,左右他也不知道蜉蝣到底給了自己多少情報,糊弄糊弄能說得過去就得了。

          鐘妙梳理了一番邏輯,正等著顧昭來問,卻見他面上露出些猶豫。

          “師尊這樣為弟子著想,弟子實在感激不盡,但……”顧昭歉疚道,“中州那邊傳了消息,說有幾件要緊事忽然擠在一起,陸坊主也發了消息來催……您看?”

          鐘妙聽他這么一說,才記起徒弟還有個正道魁首的身份在。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