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8章 第78章

          第78章 第78章

          顧昭消失得無聲無息。

          永恒之海并非真正的海水,即使是鐘妙自己也沒能摸清楚其中的規律。

          當初她下凡時就是在這個玩意上吃了大虧,若不是因為它,鐘妙好端端一個天生神明怎么會失去全部記憶?連伴生星辰都砸了個稀碎!

          天生神明尚且如此,顧昭再天資出眾只是個修士,一旦被完全吞噬,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她心知此地必有古怪,一路牽著小徒弟走,沒想到還是被鉆了空子。

          鐘妙于盛怒中生出一種極冰冷的鎮靜。

          她抬手摁在耳后印記,閉目感應片刻,躍入海中。

          永恒之海深處并非純粹的黑暗。

          在這里,有輝光綻放后湮滅,有極光如電鰻閃過,在純粹的寂靜中,不知名的歌聲如風掀起波濤。

          不時有細小水母自虛無中升起,又在下一陣浪潮中粉碎。

          這是天生神明的誕生之地,鐘妙也曾是這朝生暮死的一員,只有最幸運也最強大的才能存活至最后。一旦鐘妙集齊所有碎片,此世將不再有別的神明。

          愿力在黑暗中閃爍著微弱金光。

          鐘妙撕碎藤蔓,向更深處潛去。

          顧昭在黑暗中下沉。

          前一刻他還牽著師尊的手偷偷看向她側臉,后一刻卻有什么自他身后襲來,他甚至來不及喊一聲師尊快跑,轉眼便被海浪淹沒。

          元嬰修士本不該懼怕海水,他卻在這海中感到一種極熟悉的冰冷與恐懼。

          記憶的封印逐漸松動。

          他想起來了。

          幾十年前,顧昭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中尋找得幾近絕望。

          他其實知道祭天是不歸路,倘若當真有什么辦法能將離開的人奪回,柳岐山就不會在鐘山一待數百年。

          而他的運道也從來算不上好。

          王城中有許多人家,偏偏他被以殘害下人聞名的王府撿走;王府中有這樣多同齡的奴仆,偏偏他被老道選中要去煉丹。

          就連后來去育賢堂念書,同修們也知道絕不能讓他上去抽簽,否則一定會抽到最難的任務和最刁鉆的課題。

          顧昭從不在乎這些。

          被鐘妙撿走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幸事,即使為此抽光人生所有運氣,他也并不覺得可惜。

          但鐘妙被天道收走了。

          顧昭尋尋覓覓數十載,終于走到盡頭。

          就在這個時候,他意外于一次清繳魔修的任務中找到本古籍。

          那本古籍用極晦澀的語言寫成,顧昭不動聲色調動人手找到與之對應的辭典,又順著地圖索引找到儀式指定的地點。

          書上說,在世界盡頭的裂縫中,以一半神魂作為祭品,以貼身之物為坐標,就能將另一個世界的心愛之人喚回。

          他那時已被逼到絕境,別說用一半神魂,就算用全部神魂也在所不惜。

          一切的一切都過分順利,顧昭以為是師尊給他留下的幸運起了作用,卻不曾料到整件事都是有心人特意為他設下的陷阱。

          直到儀式將他的神魂撕裂,異世的裂縫打開,從中走出的不是鐘妙,卻是他極為熟悉的魔氣。

          顧昭驚醒過來,匆忙間只來得及將記憶封存便逃離此處。

          帶著分裂的神魂過了幾十年,終于能陪伴在師尊身邊,已經計劃好要如何度過退隱后的數百年,卻沒想到儀式從未停止。

          而今天,祂終于找到了他。

          被縫合了一半的神魂又開始撕裂,顧昭在劇痛中掙扎著,猙獰與平靜在他臉上交錯閃現,像是有只手在將他撕碎,而另一只手卻強行要他入睡。

          但他不能入睡。

          他才剛剛找回師尊,還承諾了要同師尊去看山河美景,倘若在這時死去,豈不是要對師尊食言?

          何況另一端的那東西絕不能降臨在這世上。

          鐘妙付出祭天的代價才將魔神清除,若是因為自己曾經的一念之差讓那東西穿過世界縫隙,且不說師尊會如何看自己——難道還要師尊再祭天一次嗎?

          顧昭咬緊牙關,死死捆住另一半神魂。

          有個聲音忽然在他腦海中響起。

          【你不是一向瞧不上這一半么?現在又抵抗本尊作什么?】

          顧昭只當不曾聽見。

          【可笑,這個世界無趣透了,本尊才不要來,】那個聲音又說,【本尊只對你這一半神魂感興趣,只要你松開,本尊便放你和你那師尊離開此地?!?

          顧昭從不相信魔修的鬼話。

          【你除了信本尊沒有別的選擇,】那聲音誘惑道,【放棄一半你早就不想要的神魂,做你師尊喜愛的正道君子,和和美美,總不至于舍不得這點重修的力氣……瞧,她過來了?!?

          顧昭仰頭看去,鐘妙果然就在不遠處。

          他能撕碎自己的神魂,卻不敢賭鐘妙的性命。

          顧昭不過猶豫了片刻,那聲音卻抓住這瞬間下手,帶著一半神魂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等鐘妙抵達時,只聽見那東西的一聲輕笑。

          顧昭茫然地漂浮在海中。

          他從前只嫌棄分神吵鬧,也無數次想過要如何從體內將分神剔除,但當真到了這一天,心中卻生出種無端的空洞。

          鐘妙一看他這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妙,伸手一探,果然只剩下了一半神魂。

          那聲音不過是抓住顧昭的心結哄他,撕裂神魂哪是重修就能彌補的?

          若當真能通過重修的方式回到完整狀態——世上用于突破瓶頸的藥物有許多,就算一時趕不及,用丹藥堆也能堆出壽命,何至于那么多天之驕子都敗在這步?

          再而言之,世人常說修道先修心,如果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就能將惡念摘除,誰還愿意去費功夫苦修,只管長一截撕一截,個個都是無上道心。

          沒有厭恨如何知道喜愛?沒有惡念如何打磨德行?沒有影子如何襯托光明?

          失去這一半神魂后,所謂的“正人君子”不過是空中樓閣。一旦壽命耗盡,連投胎轉世都無法達成,只能消散在天地間。

          鐘妙向來知道神明哄騙凡人的方式,一路燃燒愿力趕來,到底還是慢了一步。

          她早告誡過顧昭數次,此次前來本身也打著摘取天材地寶為顧昭修復神魂的主意,沒想到修沒修成,反而叫人搶先一步下了手。

          鐘妙又氣又急,一把抓住顧昭。

          他現在的眼神當真是純真如稚兒了,疑惑地看著她:“師尊?弟子感覺有些奇怪?!?

          能不奇怪嗎你個呆子!

          鐘妙怒極反笑,揪著他衣襟問:“你從前說要與我成親,無論何時都要與我在一處,可是當真的?”

          “自然是當真的,”顧昭溫和笑道,“弟子從不曾對他人動心,但倘若師尊不愿……”

          鐘妙懶得聽他說完,直接將他拽起,一口咬了過去。

          顧昭驚訝地望著她,可惜沒機會做什么發言。

          鐘妙正惡狠狠吻住他,烏發在水中散開,如同話本中擇人而噬的艷鬼。

          有什么東西順著他的咽喉下滑,燙得他骨頭都熱了。

          是屬于此界主神的愿力。

          顧昭從前被鐘妙哄過兩回,因此不敢再相信她的話,就算她這些日子又是親又是抱,也只以為師尊不通男女之事弄不清不同關系之間的距離。

          他自然知道這借口蹩腳,但若是他又會錯意呢?

          分神一直叫囂著要沖出來,顧昭沒把握能壓制太久,他怕自己哪天失去意識被分神占據上風,又對師尊做出什么冒犯之舉,特意將所有解陣的方法刻錄在陣盤中送給她。

          鐘妙卻沒他這樣的瞻前顧后。

          她自小就是這樣的霸道性子,想要什么就牢牢攥在手中,這些天雖然不聲不響,卻把將來的步驟全都計劃好了。

          若是沒出這檔子意外,顧昭此時已經修好神魂同她在回家的路上,要是喜歡熱鬧的就在妙音坊辦,要是喜歡清靜,在鐘山也不錯。

          在凡間時可以做她的大祭司,等過了數百年成功飛升,再去她手下做個從神。

          一切都圓圓滿滿,偏這小子氣人,不聲不響藏了這么個大雷也不同她講,還以為自己能處理干凈——這是他能處理的事么?!

          顧昭再了解鐘妙不過,一見她柳眉倒豎,就知道是自己做過的事已經敗露。

          他現在倒是乖了,一副任打任罵的樣子,被她松開后也不掙扎,開口就是“師尊我錯了”。

          鐘妙從來知道自己徒弟生了一副好皮相,她并不是什么脾氣好的人,能與顧昭平穩無事做這么多年親親師徒,他自己的撒嬌功夫與眼力見起了很大作用。

          此時他嘴唇被咬得發紅,眼神卻純然無辜,拉著她衣袖,認錯認得相當爽快:“對不住,師尊,又給您惹禍了,不敢求您原諒……弟子只是想見您想昏了頭?!?

          鐘妙冷笑一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