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84章 第84章

          第84章 第84章

          鐘妙被喊得微微一愣。

          等等——她不是剛救完蒼生回來休假么?怎么又要去拯救天下蒼生?

          雖說她確實較其他修士強上許多,但羊毛也別逮著一只薅??!

          那人神情懇切,像是下一刻就要當著鐘妙的面以死明志。

          “真人!眼下實在是到了存亡之際!還望您為天下蒼生考慮一二!”

          前些天這群人還瞧她不大順眼,今日卻情緒飽滿地贊美起來,又是稱贊她修為高深,又是稱贊她心性純良。

          鐘妙活了這么些年頭一回體會被人當面哭喪的感覺,如今孝子賢孫全就位,悼辭都念完了,就等她自己老實跳進棺材蓋上蓋,立馬能抽出條白布往頭上一蒙開始填土。

          她認識打頭的那個,據說是什么南華宗的掌門,看著仙風道骨,實則南疆一霸,不是什么好東西。

          嚎起來倒是情真意切,甚至以袖掩面擦起眼淚,鐘妙抖了一地雞皮疙瘩,打斷道:“可以了,停一停,再演就過火了?!?

          南華宗掌門被她打斷也不惱,一手捂在面上,啞著嗓子懇求道:“老夫實在是情難自禁!如今中州的豪杰們都在前線浴血,叫老夫如何不心急??!”

          鐘妙對自己看不上的人說話向來刻薄,她啊了一聲:“那您老人家不去準備軍需物資,跑本君這兒來哭喪作什么?難道還指望能哭死魔君么?”

          被她這么夾槍帶棒地懟了兩句,那掌門面上仍不見絲毫窘迫,可見真真是個人物。

          他哀聲道:“老夫也知道那魔君實在難纏!您瞧瞧這前線大營一日一日的損傷!都是在割諸位掌門的心頭肉!”

          鐘妙實在不耐煩這種曲里拐彎的說話方式:“所以呢?你跑本君這兒哭什么?是要本君替你預先看看風水么?”

          南華宗掌門面皮一抖,到底收斂了聲音,果然袖子落下,面上無半點眼淚。

          他回身向室內眾人拱手行禮,這才望向鐘妙:“您來此處也有數日,雖不知您從的何處師承,但天下興亡,自然應當由我輩修士擔當,想來您長輩當年也是這么說的?!?

          鐘妙心想那可真不一定,柳岐山對中州那套向來嗤之以鼻,交代最多的一句是——“要打就下死手打,出了事有師父在,別被人欺負了?!?

          掌門又道:“眼下前線傷亡慘重,繼續耗在此處也無甚意義,老夫本想帶弟子撤回中州,奈何外有魔修重重攔截,實在脫身不得!”

          鐘妙疑惑:“那你朝本君說又有甚意義?難道本君又能使喚得動魔修么?”

          她話音剛落,就見室內眾人互相交換了幾個眼神。

          不會吧?鐘妙心中涌出一種不妙的猜測,不會當真被我猜中了吧?這也太蠢了些,哪有正經人能想出這么個……

          “魔君今日放話出來,只要您愿前往魔界,便許我們平安撤回中州,”南華宗掌門竟撲通一聲朝她跪下,“大人!還往您憐惜這數萬中州弟子!放他們歸鄉吧!”

          鐘妙震撼當場。

          久遠的記憶擊中了她——她從前在師兄的話本里看過這個橋段,似乎是叫什么《他追她逃:魔君霸愛小音修》?

          鐘妙當時就理解不能:“天下人死絕了么?竟然將希望壓在一個音修身上——倒不是說我有什么歧視,但音修能做什么?笛中劍?”

          師兄諄諄教誨:“妙妙,你不懂,情愛才是傷人劍?!?

          鐘妙從來只信手中劍,何況哪有這么傻氣的魔君,一統天下沒意思么?

          得,還當真叫她遇上一個。

          一屋子嗡嗡嗡吵得人心煩,鐘妙本就打算去魔界看看,也懶得同他們掰扯,干脆應下將人統統趕出門去。

          等人走完了,又去看陸和鈴的情況。

          她方才被鐘妙手疾封了口擋在后面,現在人走了,鐘妙解開靜音結界剛想同她說兩句,險些被這位姐姐抓著肩膀將腦漿子晃勻了。

          “全天下就你一個能干是不是?那么多老不死的躲在后頭,要你去魔界逞英雄?”陸和鈴半點沒了平日的端莊雅致,“你現在就走!中州戰死在此處是中州的命數,與你有什么關系?”

          鐘妙吊兒郎當的還在笑:“這話說得不對,姐姐難道與我沒關系么?鐘山苦寒,姐姐還是回江南去吧?!?

          陸和鈴瞪著她,眼眶卻紅了。

          魔君說是三日后來接,鐘妙才懶得配合他,誰知道這小子又在折騰什么幺蛾子?不如早去早回。

          安撫好陸和鈴,當天下午便踏上去魔界的路。

          魔界的入口只有一處,須得穿過鐘山之下的暗渠。

          鐘妙從前隔三差五就來巡視一圈,換了個世界倒也沒怎么生疏,找到熟悉的凹陷,捏了個避水訣向下一躍,再睜眼已身處河底。

          河底昏黃一片,不時有水鬼試圖自背后偷襲,被她殺了數個才安分一些,仍躲在亂石后盯著她看。

          鐘妙將手一松,放任長空劍四處游弋,自己低下頭仔細摸索。

          找到了。

          也不知長空受了什么刺激,今日串水鬼串得格外起勁,等了一息才游回她手中。

          鐘妙笑著拍拍它,手一沉擰開機關。

          河水倒流,天地顛倒。

          她自猩紅穹頂墜落,向下望去,正是前線戰場。

          鄭天河斬下一劍,沒來得及擦去面上血跡,鏘的一聲回身架住后方刺來的長戟。

          那魔修很有一番力氣,鄭天河雙手持劍,忽然右臂一涼,卻是中了暗器。

          他咬牙掀開長戟,向前一步斬下魔修頭顱,身后同伴很快替上前來,鄭天河剛向他感激一笑,忽然側前方又閃過一道黑光。

          此時再舉劍已來不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