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什么叫“從不聽旁人議論”?

          撒嬌討饒的神情還未從魔君臉上褪去,憤怒卻已將他的面容扭曲。

          他這樣辛辛苦苦設局,捏著鼻子同那群正道修士打交道,滿心歡喜以為自己終于能得到鐘妙,最終竟然成了她口中的“旁人”?

          魔君向來眼高于頂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也從未想過要同什么人共度一生,他本可以心無掛礙地將世人玩弄于掌心,若不是數十年前的一場獻祭中意外得到同位體的獻祭。

          信任、關照、庇護還有……愛。

          他本可以過得很好,如果他從未見過這一切。

          如果他沒有見過鐘妙,自然可以繼續堅信人生而卑劣,而他是其中最命硬又最惡毒的那一個,因此才能脫胎換骨走到今日。

          但他見過太陽,就算只有一瞬,也無法再繼續忍受黑夜。

          設下陷阱,用盡手段,自以為能將太陽捕獲。

          卻只得到了這個。

          魔君肆意妄為慣了,頭一回在人身上嘗到挫敗的滋味,恥辱與憤怒點燃了他,下意識抬手聚氣一擊。

          鐘妙一見他這神情就知道要發脾氣。

          阿昭小時候自然也有被她惹毛了要發脾氣的時候,只是鐘妙每次都安撫得很及時,他就真以為自己裝得很好是個乖乖寶,其實早被壞心眼的大人將表情讀得明白。

          換了個世界線,微表情倒沒變多少。

          魔君的攻擊還沒落到實處,就被鐘妙抓著手腕向邊上一扭,又摁回了墻上。

          她假裝聽不見身后轟隆隆的院子垮塌聲。

          “自己做了混賬事還發脾氣?”鐘妙罵他,“你如今已是一界神明,長了張嘴就好好說話,玩這種孩子把戲有何意義?”

          打又打不過,演又演不下去,氣又氣得半死。

          他在這拿捏著用詞暗自慪氣,鐘妙在那開展神明行為守則教學,魔君被摁在墻上,自己慢慢沒了脾氣。

          算了,同這種呆子計較什么。

          說不定他再問一句,鐘妙還能說出“不讓你喊姐姐是亂了輩分”這種混賬話。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鐘妙人還在這,他有的是耐心溫水煮青蛙。

          只是現在他自己留不得了,再留下去怕是要氣死。

          魔君抿了抿唇,再抬頭時又換上了笑臉。

          “您說得很對,只是我忽然有些乏了想休息,能勞煩您將我放下嗎?”

          這小子滿肚子壞水,眼下不過強忍著脾氣,鐘妙還真不敢隨便就將他放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