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她想了想,抬手招來愿力在魔君腕上留了枚金環。

          “我會看著你的,”她警告,“別讓我發現你去了什么不該去的地方‘休息’?!?

          魔君面上的笑容已經搖搖欲墜。

          “是,”他從牙縫中勉強擠出句話,“謹遵您教誨?!?

          鐘妙點點頭將手松開讓出道來。

          魔君大概當真被她氣得昏頭,怒氣沖沖向外疾走數步才想起召喚魔氣漩渦趕路。

          望著他消失在院門外,鐘妙輕輕嘆了口氣,卻聽身后嘩啦一聲,這堵墻也倒了。

          她方才只顧著制住魔君,現在四下一看,整座后院竟不剩半塊好地。

          磚石被氣浪掀開,假山也斷作數截,花草盆栽更是早被犁得不像樣子,一套白玉的桌椅只剩下柳岐山坐著的那個。

          與柳岐山對上視線,鐘妙更是尷尬。

          畢竟她在師父面前一向是個尊師重道的乖崽。

          當年柳岐山自己都快死了,硬是拖著個殘軀將她從雪地里撿回來養大,就算頭兩年鐘妙拿捏不住輕重總將東西撓壞,師父也溫溫和和的從不說她一句重話。

          好不容易將她養大,又手把手教她一身劍術。

          結果今日卻被她拿劍砸了門。

          這無論怎么說也過分了些。

          何況方才還與魔君你來我往地說了那么一堆話,鐘妙在自己世界線里都還沒想好怎么同師父交代呢,誰想到會在隔壁世界叫柳岐山當面看了場鬧劇。

          鐘妙心里糾結,面上也帶了些不自在,咬著下唇不知道說什么好,一時竟僵住了。

          魔君一走,柳岐山松了口氣。

          院子被砸算不上大事,只要這小子接下來兩三年能少叨擾他些,就算因禍得福了。

          他本以為這年輕劍修很快也要跟著魔君離場,畢竟方才看得明白,這兩人間顯然很有些官司沒掰扯清楚,誰料這劍修也不追上去,就這么在院子里站定了,還呆呆望著他不眨眼。

          哪家小孩養得這么呆?

          柳岐山自己師尊就是劍修,因此天然對劍修很有些好感,加之這劍修越看越面善,向來面色陰沉能嚇哭小孩的鬼醫臉上竟破天荒露出個還算溫和的笑。

          “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我從前似乎不曾聽過中州有這么位豪杰?!?

          鐘妙還在思索怎么收拾爛攤子,被師父一夸,心里先樂起來,面上條件反射露出貓貓乖崽笑。

          “哪里哪里,都是師父教的好~”

          她沒什么表情時瞧著倒很有氣勢,然而這么一笑,兩顆尖尖小虎牙露出來,又顯得有些孩子氣。onclick="hui"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