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90章 第90章

          第90章 第90章

          按鐘妙當初祭天時提出的愿望,魔神將在主世界徹底消失。

          鐘妙本就屬于天生神明,祭天時又已有不少信眾,如今更是成為本世界主神,按公平置換的原則,被消除的不僅僅是某一個魔神,而是整個關于魔神的概念。

          至于陸修文,他倒是占了便宜,

          按照傳統教義,為了延續教派,神明隕落時會將大部分能量寄存于大祭司體內。然而陸修文顯然與忠誠搭不上干系,對延續教派也沒什么興趣,一見大事不妙便帶著能量迅速逃竄。

          他那時正處于軀殼死去的中間狀態,本就難以識別,這才順利逃開懲戒,也不知怎么鉆的空子,竟突破壁壘逃到這個世界來。

          陸修文的同位體可比他幸運多了,既沒被人架上掌門之位,又沒有鐘妙頻頻礙事,明面上仍是位清清白白的正清宗長老。

          從前震懾凡間界的劍尊還在被人追殺,凡間界更是一片混亂,設身處地一想,怕是當場就要大笑三聲。

          鐘妙大膽猜測,依照此人一貫的心狠手辣,對自己的同位體未必有多少情誼,說不定正計劃著雀占鳩巢重新開局。

          可惜他運道實在不好,落地第一站就遇上魔君。

          眼見著魔神之位已被人占據,以陸修文那破爛修為,想吞噬魔君那叫天方夜譚,只好捏著鼻子認下新東家,暗地里做些小動作。

          做主子的居心不良,做下屬的暗藏殺機,倒也算是湊了一對。

          估計陸修文當初也是被逼急了,才使出這樣的昏招忽悠魔君看看顧昭的狀況轉移注意力,否則以他的膽子,怎么還敢去招惹鐘妙?

          或許他還是有些戒備的,可惜唯一能報信的傀儡師早就成了蠱蟲的養料。

          魔君聽完她一通分析,顯然大為震撼。

          他愣了愣:“就算他當真能聯合中州又能做什么?也沒見中州這五年整出什么花樣來?!?

          鐘妙指了指自己:“多半還是想慫恿誰以身殉道罷?!?

          魔君嗤笑:“他以為隨便是誰就能抵消一位神明么?可笑!”

          鐘妙微微一笑:“但他并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

          聽說最近中州營救柳驚鴻的聲音越發大了,說不定就打著這個主意。

          魔君跟著她的思路想了想,還沒得出什么結論就已頭昏腦脹。

          原諒他吧,他走的就不是智取的路數。

          本就有著先天圣體,又得了魔神傳承,除了剛開始幾年掙扎求生,沒多久就走上暴力推平的道路。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只是孩子把戲。就是口綻蓮花又如何?一刀砍下去,再聰明的人也只有一個腦袋嘛!

          在魔君的印象里,陸修文頂多也就開場時瞧著有些能耐,想法倒是蠻有意思,可惜實在不禁揍,挨了一拳就開始吐血,也就是想著留給鐘妙做禮物,否則早就指去當了花肥。

          眼下聽說此人竟然如此狼子野心,當即就想過去將他一刀殺了。

          鐘妙就知道他是這個反應。

          魔君被叫住時還很不情愿:“你們這些人是什么毛病,麻煩!就算他心生七竅又如何?我把他灰也揚了,看他還有什么本事!”

          嘴上叫得厲害,也沒見鐘妙拉著他,自己乖乖的站著不動了。

          鐘妙笑道:“性子怎么這樣急?如今他在明我在暗,不如先看看還有什么把戲,免得將來死灰復燃,你到時候還有的麻煩?!?

          道理是這個道理,一想到自己被人忽悠了這么久,魔君怎么想怎么不痛快。

          瞧著他寫滿別扭的臉,鐘妙忍不住笑了:“好啦,你不也殺了陸修文一個同位體?沒了這個明面上的身份,他怕是要慪死?!?

          這小孩向來給點陽光就燦爛,一被夸就得意起來,正想蹭過來再討兩句,鐘妙的臉色卻忽然一凝。

          她靜靜感應片刻,側頭笑道:“之前搭了你的便車,不如這次讓你體會體會愿力傳送的滋味?”

          愿力與魔氣恰如乙之蜜糖與彼之□□,魔君當即要跑,被鐘妙一把抓住手臂拖進愿力光圈中。

          再一睜眼,已是千里之外的江南。

          魔君一被松開就暈頭轉向扶了柱子要吐,鐘妙抬手截住左側襲來的敵人,手腕一擰就將人點燃在熊熊靈火中。

          被靈火一晃,魔君吐得更兇了。

          鐘妙朝他扔了瓶水,疾走幾步掀開堆積的桌椅,蹲在一塊地磚邊用力敲了敲。

          側耳聽了片刻,直接一劍破開地磚。

          陸和鈴正倒在地磚之下。

          她瞧著情況有些不大好,鐘妙喊了兩聲都沒什么反應,用愿力將人托出,才發現她胸前巨大的豁口,看著竟像是被人生生用骨爪挖去一塊。

          鐘妙先前就猜到中州有變,特意留了愿力給她,就是預備著若是有什么災禍能及時趕到。

          卻不料到竟是這樣的禍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