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95章 第95章

          第95章 第95章

          魔界多風少雨遍地荒蕪,到了夜間也不見星辰,唯有一輪血月高懸。

          兩人行至魔宮最高處,從這兒向下眺望,能看見魔宮外匍匐的建筑與群山,再往更遠處望去,還能聽見些血海的濤聲。

          鐘妙拿出一方矮桌又掏出兩個蒲團,招呼著魔君坐下,這才從懷中掏出壇酒。

          “是從前用鐘山的桃花釀的,”她這么說,“不算烈,也就剩下這么一壇,拿來給你嘗嘗鮮?!?

          魔君去過幾次鐘山。

          他剛得到那些記憶時并不很以為然,甚至十分瞧不上,在他看來,同樣是百來歲,他已登頂魔界多年,同位體卻還是個元嬰,可見無風無浪的長大只能養出個廢物。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夢見鐘山的桃花與宴席。

          面目模糊的女修托腮坐在樹下笑著哄他:“好!吃完這碗長生面,乖徒來年必然萬事順遂,萬事順遂?!?

          從來沒誰為他做過長生面,也沒誰祝愿過他萬事順遂,魔君醒來時還有些迷蒙,不知怎么就想去鐘山上看看。

          然而山中無人,唯有及腰草木與空曠風聲。

          自然也不會有桃花。

          鐘妙斟了一杯遞給他,自己也拿了一杯,倚在桌上看他。

          魔君端詳著手中的酒杯,問道:“這不會是您拿來忽悠他的那套杯子吧?”

          鐘妙打了個磕巴:“你怎么什么記憶都看?不是那套,老實喝你的吧?!?

          但今日的情形與那一日實在有些相像,魔君狐疑地打量她兩眼,還是將酒杯放下。

          鐘妙默默在心中翻了個白眼,決定不與這疑心病重的臭小子計較。

          “我前幾日教你的法子可掌握了?”她另起話題,“雖然收攏魔種確實是件麻煩事,但拿來練練識海圖景倒也不錯?!?

          陸修文死后沒多時,妙音坊的情報就送了過來。

          他暴斃當日,從前利用正清宗布下的暗子全數暴動,好在妙音坊先前故意放了消息出去,各大勢力多少有所準備。

          然而中州一向奢靡成風,越是稀罕難得的東西越流行拿出來裝點體面,賽神仙售價極高且難以獲得,正是年輕弟子間頗為流行的新鮮玩意。

          如今一朝爆雷再回頭去看,越是名門大派越是被侵蝕得厲害,魔種又極難拔除,如今不過是勉強關押著維持個面上光。

          想要將魔種徹底拔除,還是要看魔君出手。

          鐘妙知道拿天下大義說不動他,干脆換了個口風,說是趁此機會教教魔君如何拓展識海內的大陸圖景,他之前在神明一途走得磕磕絆絆,不如正好跟著鐘妙學一學。

          也不知這小子到底信了沒信,這幾日當真老老實實跟著她將中州的魔種收攏了大半,想來再過些日子,局勢慢慢就能平靜下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